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卖身10


武当被人温柔的放在床上,云梦的师姐为他诊治。“孩子保不住了。”冷静的口吻陈述着既定的事实,随后她皱眉“你的信息素……还不能控制好,告诉你别乱用。”“是是是,下次不会了。”苍白的脸色怎么都像是有事的样子。云梦无奈,从药箱挑出一个小白瓷瓶放到桌子上“一日一次。他的药方我待会在写,你这次真的是操之过急。”“谢谢。”被人看穿了他也不恼,保持着自己的风度收下药,备上笔墨纸砚让人写药方。


等云梦走了,脸色苍白的人才缓缓做到武当床前,握着他的手絮絮叨叨的说话,至于说什么,大抵是听不清的,朦朦胧胧的。“师弟,若我死了,你会后悔吗……”“有人来了。”身后的华仔垂眸道,藏在房梁上的人心一惊。“……杀了。”“是。”说完,长剑出鞘,和霜兰刃的主人打了起来。武器撞击的声音不断传来,双目紧闭的武当不自觉的皱眉。“吵到他了。”华仔会意,引着不请自来的人从窗户一跃而出。“若我当初没那么做,你还会呆在我身边吗?”师兄自嘲似的摇头“我师弟是要遨游于这天下的人,没人能阻拦他啊。”


“你是什么人?”没有回答。暗香看着对面的人,修为深不可测,这是对他唯一的评价。“为什么帮他?”依旧没有回答,暗香有些烦躁。“不要想着阻止他,因为没人做得到。”说完收敛了满身煞气转身走了。“真是个怪人。”


“他明日便能醒,你……好好休息会吧。”云梦再次告诉他。“不用了,送客。”说完,华仔出现在身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刚走到外面,云梦拍了拍他的肩“他服用的药物有副作用,若不与人交合则会痛苦难忍,尤其成为天乾后,要是执念太深,不妨一试。”“……我知道。”“你知道?”云梦惊奇的睁大了眼睛,月光下华仔嘴角的笑显得苦涩异常“这是他的决定,我无权干涉。”“真是个痴情种。”云梦无奈的摇摇头。


武当这一觉睡得很安稳,他梦到初入武当的时候,梦到第一次看到师兄的时候,梦到和师兄一起修炼的日子和两个人表白心意后无数个相拥而眠的日子。美梦未成真,噩梦已先到,师兄为了自己的私心让他变成了地坤,他应当是恨他的,被软禁,被下药,在他身下被迫承欢,这些都是武当不愿回想起来的。可是,为什么恨不起来,看到他虚弱的样子,闻到那股雪松的味道,他恨不起来了,这个师兄为他做了太多,他不知道他是怎么改变自己中庸的身体的,也不知道他怎么改变自己的信息素的,但是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个师兄现在的一举一动都是虚弱的,像是……将死之人。不会不会,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武当无意识的摇着头,额头上开始冒出点点冷汗,但是没多久就有冰凉的东西敷在额头上,不知哪来的清风,吹散了他所有杂乱的思绪。“华仔……”他下意识的去叫他,试探的伸出手去勾那人的手指,然后捏住他的手指头继续睡着。身旁有人在叹气,随后不知说了什么,武当没听清,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要不要去请云梦的医师来?”“不必,我看着他就好。”师兄示意他轻点,免得吵醒梦中的人。“可是……”“没有可是。”他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你看,我们说好了要在一起的,为什么又和别人在一起了呢?”师兄握着他的手低声问,随后吻了吻他的指尖“若我当初没这么做,你是不是早就走了。”“这尘世,当真没什么可依恋的了。”“可是我还喜欢你啊。”“师弟,我还喜欢你。”灯火下的身影削弱的过分,有泪水滴在他手上,武当抖了两下,旁边一直站着的人看着他有些惊讶。出尘的鹤,高傲的人,第一次在他的忠仆面前摘下了面具。是啊,尘世于他,太过喧闹,他本就该在那高高的武当山上做自己的逍遥道长,一生不入世,却为了一只小野猫抛弃了这一切。……值得吗?


我明明是个正经文手(但是不会产粮)

为什么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我的爱人很暴躁


我是华仔,最近我的爱人好像有点暴躁,嗯……





武当觉得身上很重,有什么东西压的他喘不过气。费力的眯起眼睛,正是他的情缘,八爪鱼似的缠在他身上,睡的还挺香。武当不高兴了,自己重不重心里没点数吗?然后华仔被他一脚踹了下去。“道长怎么了?”“做噩梦了,梦到有只猪缠在我身上。”“……道长你是在骂我吗?”“没有,你走开,我要起床了。”


大冷天的起那么早真的是挺难为武当这么娇贵的人,看着铜镜里乱糟糟的头发,再看看华山早就束好的长发,武当心里不平衡了,为什么他能扎那么清爽利落的头发,为什么我还要带着沉死人的头冠,还要散着头发,有风就会被吹的到处飞,还他妈的容易被认成女子,我容易吗我,气死我了。然后华仔的发带就被人解开了。“道长怎么了?”“没什么!”华仔拿起一旁的梳子重新扎好了头发,然后拉过道长一点一点帮他把头发梳顺,最后再吐槽一下道长的发冠是真的重。然后他腹部遭到一记重击。


“道长你怎么又趴着了?”“懒得动。”“那也不能总趴着啊,走,我们去江南逛逛。”“我想吃冰品。”“……道长你……发烧了?”“我就要吃,你给不给吧。”华仔无奈妥协“好好好,我这就去买。”


兜兜转转,华仔来到云梦


“我情缘最近总是动不动就发脾气,喜怒无常,他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还有嗜睡,喜食甜品等症状?”


“对对对,那么冷的天,他居然想吃冰品,还特意要甜的。”


“哦,我知道了,让她多喝热水,这几天心情不好是必然的,大男人嘛,你就让着她点,甜食少吃,可以给她带点益母草回去喝。”


“呃……好。”说得好像他不是男人。


等华仔回到家道长已经睡着了,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华仔忍不住偷偷亲了一下,再亲一下,再亲一下,再……“你干嘛?”“呃,没事没事,等等,道长你别放绝学啊,诶诶诶……”半刻钟后华仔跪在搓衣板上“道长我错了。”武当坐在板凳上吃着冰品冷哼。“这是什么?”“呃,专门为道长准备的。”武当喝了一口,差点没喷出来“这是什么玩意?”“呃,云梦的姑娘说抓来给你喝的,益母草。”“益,母,草。”武当咬牙切齿“你想死吗?”“欸,道长,道长!等一下!啊!!!”


被武当蹂躏了一天的华仔回到房间见他的爱人已经睡着了。睡得很安静,可能是因为太累了衣服也没脱,头冠也没取下来。算了算了,华山揉揉脸上的淤青,不和他计较了,轻手轻脚的褪了他的衣服发冠,华仔终于可以躺在被窝里搂着自家道长了。我媳妇真可爱,华仔一边看一边想,正想再偷亲一下的华仔猛然发现道长正睁着眼睛瞪自己,妈耶,他怎么又醒了,想起白日里被武当教训的,华仔打了个寒颤,看他没动武当又闭上了眼睛。当华仔又想亲一下的时候武当又睁开眼睛看着他,等他把头缩回去又闭上了眼睛。华山正委屈着呢,一个软软的东西落到自己额头上,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武当又把脸埋在了华山胸口。


晚安,我的小道长。




其实道长只是要冬眠了而已(bingbu)


总有刁民想抢朕的媳妇/老攻


自家华武,ok?


攻♂受分明


冥岚


眼神冰冷的人静静的看着你,虽是难得的太阳天,被这样看着却让人有种身在冰窖的感觉。剑悄悄出鞘半分“你说什么?”“我说我喜欢……”话还未说完,一阵剑风擦过耳朵,剑没入墙三分。“别让我在看到你。”



“喜欢我家华山?”“对啊对啊。”“那个冰块有什么好喜欢的,小姐姐不如来喜欢喜欢我啊,你看我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停,我就是喜欢他,特别帅,还那么酷,啊啊啊啊啊,爱死他了。”对面的道长无所谓的耸肩“那你去追啊,欸,徒弟找我,小姐姐再见了。”才刚一转身谷岚尘就撞上人的胸口,正要骂人的时候看到了自家华山的脸“呃,你怎么在这。”幽亦冥面色阴沉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哎,别走啊,冥,幽亦冥,你听我解释啊!”


闻柳


“抱歉,姑娘刚才说什么?”对面浅笑盈盈的华山弟子温柔的问。“我喜欢柳寻道长,我想……”“姑娘!”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华山弟子又开口“请自重,若想好好活下去,就不要对他抱有幻想。”



“虽然拒绝姑娘很不好……可是,我们已经结为道侣了,姑娘你就不要纠缠了。”道长脸红透了才说出这句话,姑娘脸色一僵,嘴一撇,鼻子一酸,眼看着就要哭出来。“欸,别,别哭啊,我帮你找个更好的好不好。你看……我掌门就不错啊,看蔡师兄,还有,还有小宋师兄,总之你别哭啊。”道长也急了。“他们,他们都是有老攻的人了。”“什么?怎么可能。”“哼,看你可怜,这本《武当龙阳十八式》送你了。”


幽离


“什么?对我家道长感兴趣?”姑娘点点头。“那可不行啊。”“为什么不行?如果你愿意帮我,以后大恩大德,一定没齿难忘。”“这位道长”说着拉过那个白衣道长亲了上去“是我的。”


“姑娘,可是真心喜欢他?”“自然,我从第一次见他就看上他了,虽然只见过几次,但是那种心动的感觉绝对就是喜欢。”面对姑娘的自信满满,道长只是浅笑“姑娘认为他喜欢你吗?”“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让他喜欢上我的。”“不,给你再多的时间他也不会,因为他心里早已有人扎了根。”


寒阳


“要追浅阳?”“嗯嗯嗯。”“你打的过他师弟吗?”“打不过。喂,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打得过他嘛。”“那你抗揍吗?”“我又不是和尚,为什么要抗揍!你在那么戏耍我我就叫人来打你了。”“等等等等,最后一个问题,你血量充足吗?”“你变态!”“不是这个,是我家道长太可爱了,怕你受不了。”


“喜欢……卿少侠?”“哼,自然。”镇玄装的人眼神一暗“他是我的。”“那又怎么样。”剑匣开,剑气横出,一招斩无极落到姑娘身边,道长眼都没眨“不许有人觊觎。”


楚萧一日


1.早安吻


萧疏寒还没睡醒,他觉得有东西压着自己了,嗯,还有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正看到压在他身上对他图谋不轨的楚遗风,这个姿势有点危险哦。“遗风?”楚遗风凑近他的脸亲了亲“疏寒,早安。”“嗯,早……唔。”猝不及防的吻落在他唇上。萧疏寒顺从的任他吻着,直到楚遗风吻够了才放开他。“早安吻,别忘了,疏寒。”


2.早饭


作为掌门自然不能和弟子们一起吃饭,只是这次不知道他俩怎么想的,把武当的五位居字辈师兄全都叫过来一起吃。郑居和保持着自己的气度,食不言寝不语,安安静静的吃自己的东西。邱居新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没有任何变化,除了偶尔帮蔡居诚加菜,师兄嫌弃的看着自己,却还是把菜吃了下去,邱居新的眉扬了扬,似乎很开心啊。“疏寒,吃这个。”“嗯。”“疏寒,这个。”“嗯。”“疏寒。”“嗯?”萧疏寒刚一转头就碰上了楚遗风的唇。整个桌子上的人都呆了。郑居和没有多震惊,只是担心一会宋居亦和萧居棠肯定会yy其他的东西。蔡居诚已经忍不住想冲上去了,被一脸淡定的邱居新拉着手也不好干什么,只是掐住邱居新手上的肉,过了一会,似乎有些心疼,松了手,转过去不看邱居新。宋居亦和萧居棠兴奋的手舞足蹈,看来写本子又有新素材了。“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萧疏寒放下碗筷起身淡淡的说,仿佛刚刚一切都没有发生。“疏寒,等等我。”一看萧疏寒起来了,楚遗风忙起来追出去。这下好了,桌子上就五个人,一共两对半,萧居棠瞬间感受到世界的恶意。先是二师兄和嗯嗯师兄在那里“你傻啊,疼还不放开我。”“嗯。”不是,二师兄你脸红什么,嗯嗯师兄你崩人设了啊。大师兄像是知道这两人想干什么一样,吧啦吧啦讲了一大堆,把两人未来一月的工作安排的满满的。呵,大师兄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们出本子吗?太天真了。


3.工作


今天的金顶很不一样。没了以往一靠近萧疏寒就会出现的蔡居诚,多了一个蓝衣黑发的少侠。“疏寒,累吗?”“不累。”卧槽操操操操,今天什么日子,掌门居然离了那句福生无量天尊,而且还笑了!“师父。”萧疏寒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说话。“我们抓到那个偷剑匣的贼了。”黄乐在后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掌门。”“偷剑匣?”楚遗风在萧疏寒身后冒出个头问。“哦,楚前辈。是这样的,我们最近发现库房里那批废弃的剑匣不知道被谁偷走,调查了一个月,才知道原来是黄乐师兄带走的。”“废弃的剑匣?要他有什么用?”“是这样的,黄乐师兄和华山的华无痴师兄约好每月拼剑,若华无痴赢了,便免去这个月的债务,上个月黄乐师兄受了伤没法拼剑,所以才……”一旁给黄乐背剑匣的小师弟解释,黄乐瞪了他一眼,课业,加倍。“这样啊。”楚遗风笑了起来,转向萧疏寒“我觉得没什么大事,你说呢,疏寒。”“嗯,回去面壁一个月。”“那这个月讨债……”“当然还是你去。”楚遗风拍拍他的肩,让他回去了。“没想到啊,那帮小子倒是争气。”萧疏寒不说话,上次那个香帅送来的小子也是被华山的拐走了,你们华山很棒棒哦。


4.休息


“疏寒。”“疏寒。”“疏寒。”楚遗风不厌其烦的叫萧疏寒的名字,他叫一声,萧疏寒就答应一声,也不觉得烦。“疏寒,累了吗?”萧疏寒一愣,怎么还是这个问题。“遗风,你若是累了的话,可以不用陪我。”“疏寒,我只是想陪着你,在哪都一样,只是,那么多年了,你真的不累?”“习惯了。”萧疏寒淡然,楚遗风忽然把他揽到怀里“疏寒,有时候我真想把你带走,带到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把你放在锦绣花丛中养着,然后,就这样一辈子。”“遗风,你明明知道……”“我知道不可能,所以我宁愿现在就这样陪着你。”“那我们先去休息一会。”萧疏寒想了想,脸红着加了一句“就我们两个人。”


5.本子


那天武当发生了一件大事。


掌门在金顶拾到一个本子,楚萧同人本,上注作者名字武当小道童和我的师兄是基佬。“疏寒你……”“不是我的。”楚遗风拿过来一看“写的不错。”“小棠又在胡闹。”“哎,疏寒你干什么去。”


那天小棠师兄的哭声特别响。


哎别误会,我们掌门可是出了名的温柔,怎么可能打人呢,只是让大师兄没收了他所有的本子顺便清了他的存稿和小金库,哦,还有他那里所有的笔墨纸砚。但是,俗话说得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某位不知名的华山大侠和居字辈师兄的帮助下,他愈挫愈勇,又连出了两本楚萧邱蔡本子,很黄很暴力的哦。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梦见师兄和华山见面,然后两个人一见如故,华山喜欢武当,师兄放不下小当当,两个人表示相互理解,然后开始没羞没躁的过期了愉快的3p性福生活。


不,你醒醒,这怎么可能。


这个梦太可怕了,吓得我抱紧了我家大猪蹄子。


华山弟子是一种很直的生物

一个云梦师姐的自述

华山派是六大派中最穷的一个,嗯,不接受反驳。但是人家帅啊,无论男女,潇洒豪迈,英武帅气, 而且性格阳光洒脱,绝对是男朋友的不二之选。但是,我觉得,最近华仔,有点不太对劲……

华山的男弟子都很直,这没错,可是……

“华仔,那个……下,下雨了。”某个小师妹脸蛋红红的小声对旁边的华仔说。话说这个师妹好软,我们云梦有多久没出那么软的妹子了?“哦,下雨了啊,那我先走了。”说完撑起伞就走了,走了,走了……走了?不是,我师妹那么漂亮那么软那么温柔,你居然不动心?

那天,我和师妹一起去采摘药材。那个华仔又来了,来到我师妹面前看着他,师妹脸瞬间红了,开始有意无意露出手上红色的痕迹。“那个……可以帮我一下吗?”“啊?什么?”“我的手擦伤了,可以帮我……”还没说完一罐药就被丢了过去,师妹差点没接住,那华仔也是可以,把药丢给师妹之后开始自己找药。“我刚刚去抓药,那个师姐说药材不够了,让我来这里看看,话说云梦的力气不是都很大吗,你为什么如此不同……”好了,你快闭嘴吧,你为什么也如此不同。

师妹也没放弃,日常送个小礼物,土味撩华仔,奈何这货太直了根本撩不动。我本以为这种钢铁直男注定孤独终老的,可是……

那天云梦来了个病人,武当的白豆腐,高冷的很。也就是平常的伤风感冒,开了药让他自己去抓药,结果华仔来了,对他嘘寒问暖的,还非得要帮他去抓药。我本来以为这俩认识是朋友来着。但事实证明我想错了,我一不小心就看到华仔端着药碗一点一点把药吹凉了喂给武当的道长,画面十分之辣眼睛。又不是要死了,至于嘛?你们俩,道长你……居然还不拒绝,说好无情无欲的呢?为什么看着华仔笑的那么开心?还有华仔你,在我师妹面前钢铁直男,在道长面前……怎么跟个小女人一样?画面引起强烈不适,自动打码了。

后来我就看到华仔神清气爽的从道长房里出来,道长……娇喘(?)吁吁,发丝凌乱,嘴角发红,脖子上还有几个……你们,你们居然。我他妈自戳双目的想法都有了。

小道长下山记

武当的小道长下山了,这是江湖人尽皆知的事,虽然小道长们很可爱,但是……

小道长毕竟还是小孩子,江湖那么大,随地都是十七八岁的少侠,他只能去找小和尚和小沧海玩,毕竟是小孩子,两个人表示欢迎,正当师兄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三个小孩去搞事情了。

这第一嘛,肯定是去云梦,众所周知,云梦汤池是搞基,阿不是,享受的最好地方。各位少侠都喜欢在这里泡汤池,聊八卦,享受人生啊。然后他们泡完就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

???

啥玩意?

云梦惊现一批女装大佬,连一向端正的少林都沦陷,解决女装问题刻不容缓。

暗香弟子表示,不就是女装吗?谁没穿过似的。

武当弟子差点把手里的震岳剑捏碎“等我抓到那几个小屁孩,我一定,好,好,管,教,他,们。”

话说你的震岳哪来的?

第二个祸害的就是暗香了,当然这是小和尚提议的。从禅医寮偷出来的药被偷偷放入暗香弟子的茶杯里。三个小孩屁颠屁颠的把女弟子的衣服给他换上,然后布条蒙住眼睛送去少林寺。

暗香刚一醒来就觉得有人在吻他,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布条被拿开才看到红着一双眼的少林,这是……被下药了?“等,等一下,和尚……唔……”

少林:这群小孩很有前途。

第三个遭殃的就是少林寺了,其实也不是整个少林寺,是湛海大师,他的猫都不见了。猫奴很慌。

我是湛海,我现在慌得一批,因为我的猫主子都不见了。

后来有人举报,点香阁的蔡居诚那日收到了几十只猫,嗯,湛海觉得小和尚可能是太闲了,下次多发点课业好了。

小孩子总想尝试一下新鲜事物,例如,去喝酒。但是老板娘不肯卖给他们,不给就不给,我们武当有酒。于是三个小屁孩浩浩荡荡的向着武当进发,闻道才藏酒的地方人尽皆知,不过敢偷的,也就只有宋居亦和黄乐这两个。那就,叫上这俩,五个人去偷,结果一不小心被发现了。

据说那天闻师叔的斩无极暴击率特别高。

三个小孩垂头丧气的,小沧海又有了新的想法。“我记得云梦师姐曾经说过华山也有酒,是风无涯亲自酿下的,不如……”虽然这样很不好,但是……管他呢。

三个人跑着上了华山,刚到山门口就看到一大群华山弟子。“好帅啊。”小沧海眼睛开始冒粉红的小桃心。“哪里帅了,走了走了。”两个人拉着小沧海就往龙渊跑,结果小道长没刹住,直接从上面滚了下去。“你是哪来的小孩?”凌厉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小道长抬头一看,吓得一屁股又坐地上了。华山把他从雪地里捞出来“武当的小道长?来干什么?“唔
……偷,偷……讨债!华,华山老贼,还钱。”“噗,年纪轻轻学什么讨债。”还是一边说一边伸手揉他的脸。“师兄嗦了,不会来华山讨债的弟子不是好弟子。”“小道长别讨债了,来华山讨个媳妇怎么样?”“好啊好啊。”“那你看我怎么样?”

王大人,我要举报这有人拐卖未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