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小道长下山记

武当的小道长下山了,这是江湖人尽皆知的事,虽然小道长们很可爱,但是……

小道长毕竟还是小孩子,江湖那么大,随地都是十七八岁的少侠,他只能去找小和尚和小沧海玩,毕竟是小孩子,两个人表示欢迎,正当师兄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三个小孩去搞事情了。

这第一嘛,肯定是去云梦,众所周知,云梦汤池是搞基,阿不是,享受的最好地方。各位少侠都喜欢在这里泡汤池,聊八卦,享受人生啊。然后他们泡完就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

???

啥玩意?

云梦惊现一批女装大佬,连一向端正的少林都沦陷,解决女装问题刻不容缓。

暗香弟子表示,不就是女装吗?谁没穿过似的。

武当弟子差点把手里的震岳剑捏碎“等我抓到那几个小屁孩,我一定,好,好,管,教,他,们。”

话说你的震岳哪来的?

第二个祸害的就是暗香了,当然这是小和尚提议的。从禅医寮偷出来的药被偷偷放入暗香弟子的茶杯里。三个小孩屁颠屁颠的把女弟子的衣服给他换上,然后布条蒙住眼睛送去少林寺。

暗香刚一醒来就觉得有人在吻他,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布条被拿开才看到红着一双眼的少林,这是……被下药了?“等,等一下,和尚……唔……”

少林:这群小孩很有前途。

第三个遭殃的就是少林寺了,其实也不是整个少林寺,是湛海大师,他的猫都不见了。猫奴很慌。

我是湛海,我现在慌得一批,因为我的猫主子都不见了。

后来有人举报,点香阁的蔡居诚那日收到了几十只猫,嗯,湛海觉得小和尚可能是太闲了,下次多发点课业好了。

小孩子总想尝试一下新鲜事物,例如,去喝酒。但是老板娘不肯卖给他们,不给就不给,我们武当有酒。于是三个小屁孩浩浩荡荡的向着武当进发,闻道才藏酒的地方人尽皆知,不过敢偷的,也就只有宋居亦和黄乐这两个。那就,叫上这俩,五个人去偷,结果一不小心被发现了。

据说那天闻师叔的斩无极暴击率特别高。

三个小孩垂头丧气的,小沧海又有了新的想法。“我记得云梦师姐曾经说过华山也有酒,是风无涯亲自酿下的,不如……”虽然这样很不好,但是……管他呢。

三个人跑着上了华山,刚到山门口就看到一大群华山弟子。“好帅啊。”小沧海眼睛开始冒粉红的小桃心。“哪里帅了,走了走了。”两个人拉着小沧海就往龙渊跑,结果小道长没刹住,直接从上面滚了下去。“你是哪来的小孩?”凌厉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小道长抬头一看,吓得一屁股又坐地上了。华山把他从雪地里捞出来“武当的小道长?来干什么?“唔
……偷,偷……讨债!华,华山老贼,还钱。”“噗,年纪轻轻学什么讨债。”还是一边说一边伸手揉他的脸。“师兄嗦了,不会来华山讨债的弟子不是好弟子。”“小道长别讨债了,来华山讨个媳妇怎么样?”“好啊好啊。”“那你看我怎么样?”

王大人,我要举报这有人拐卖未成年。

卖身6

那什么,道长怀孕之后还有雨露期是个bug(放心后面就没有了)

欢,欢迎挑虫吧😂😂😂

“师,兄……”武当咬着牙叫他,被天乾标记过的他对其他天乾有着本能的排斥,似乎是注意到了这一点,那股味道变的更浅了。“几月不见,师弟,你怎么……嗯,发福了。”“用得着你管!”“师弟可别乱动,这信息素我可是掌控的不是很好,万一不小心把你本身的标记擦去了……啧啧啧。”“你想干嘛。”“不干嘛,来看看师弟,没想到。”被合起来的折扇慢慢滑到武当小腹处轻轻点了几下“师弟倒是给了我一个大惊喜。”“别碰我。”“碰你?师弟莫不是忘了,那天你是怎么在我身下浪叫的,让我想想,若不是因为当时我是中庸,你现在就不该在这里怀着别人的孩子。”“你……唔……”突然被释放出来的信息素让地坤有些头晕,他不会真的……“师弟,我很想你啊,这几个月,无时无刻不在想……”说着便寻着他的唇吻了下去。“唔,唔嗯放,嗯……别碰……”“师弟,雨露期的地坤,还是别乱动。”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后颈的腺体,好香,这是……师弟的味道,等武当反应过来,那人的脸已经靠了过去,炽热的气息喷洒在那块肌肤上,唇瓣不时蹭过,武当用力蜷缩起身子,仔细一看,好像在发抖。“师弟别怕,既然你怀孕了,那我也不会在这时候碰你。”“唔。”身体突然被放开,武当无力的用手臂撑起自己大口喘息着。“这就是避子汤吧,真难闻,算了算了,难为师弟那么讨厌苦的人了。”说完端起那碗黑糊糊的药走向武当。“不,不要,滚!”武当抗拒着,但是因为身体酥软被轻而易举的制住。“师弟乖一点,等你吃了药我就把他叫回来。”武当死死闭着嘴唇,脑子飞速旋寻找对策,不敢松懈,他真的怕了,怕失去这个孩子,怕华山会失望,怕自己会后悔。“拿过来,我自己喝。”过于冷静的话让师兄愣了一下,然后把碗递给了他。“师弟怎么那么豪爽了?刚刚不是还不愿吗?”“我若不愿,它还会在这?”武当憋着一口气把汤药喝了,然后看了他一眼。“师弟觉得能骗得了我?”武当直接把嘴里的药吐了他一身。“哼。”“啧。”师兄正欲对他在做些什么,外面却已传来一阵脚步声,声声杂乱。“看来他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说完,人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个被打开的窗户。

“道长!”门又被推开,华山一脸焦急的出现在那里,他怎么能忘了,武当雨露期将至,怎么能在这时候堕胎,他又不在身边。想到这里他才跌跌撞撞的跑回来,谁知道回来就看到武当跪坐在地上,浑身发抖,双眉紧皱,面上绯红一片,嘴角还留着汤药的汁液,那碗药……看来是喝下去了。“你回来了。”武当抬起头对他笑。“道长,你……我去找云梦。”“不用,过来。”武当朝他招招手,华山扶着他躺在床上,雪松的味道被放了出来,浅浅淡淡的围绕着床上的人。武当深吸一口气,然后伸手揽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身上。“道长?”“抱会,什么都别做。”“……好。”两人身上皆是汗津津的,却都只是轻轻抱着对方,并未做什么出格的事,连亲吻都没有。直到武当睡过去,华山才小心的放开他起身走了出去。武当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紧闭的门,这是……被讨厌了?







其实捏,两个人想的很简单

华山:媳妇堕胎了该怎么办?怎么养啊?现在还能xxoo吗?媳妇堕胎后雨露期到了该怎么办?在线等,很急!!!先去问问云梦吧。

武当:反正药没被吃下去,没事,死不了,睡觉。他……怎么了?

卖身5


“公子身体过虚,长此以往怕是对腹中的胎儿不好,以后还是好生静养。”这一番话下来让两人目瞪口呆,不,不是吧,真的……“你确定没诊错?”“当然。”云梦的姑娘很奇怪的看着他们两个人“你们不想要?这时候打掉对身子不好,容易落下病根 。”“不不不,那还需要开点药什么的吗?我去抓。”“这个不用,静养就好,他现在不适合吃药,哦对了,别让他碰什么荤腥油腻的东西。”“好好好,谢谢姑娘了。”云梦点点头,收拾了东西就被华山送了出去。

武当一直沉默着,手掌慢慢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这里有了一个生命?真的?是他的,也是自己的。“道长。”华山的手放在武当的手上,下巴抵在他头顶,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把人揽在了怀里“我们有孩子了,你开不开心?”“我……开心。”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那么开心,自己居然起了留下这个孩子的想法。“怎么了?”“没,没什么,我饿了。”“好,我去找点吃的,道长等着我。”杂乱的脚步声远去武当才敛了心神,看着自己不似以前平坦坚实的小腹眼角眉梢竟然带上了一点温柔的笑意。

等华山带吃的回来武当已经困得睡着了,华山不好叫醒他,等他醒了才把吃的拿过来。“怎么去了那么久?”“在那里碰上个砸场子的武当弟子,好像在找人,看到我居然上来和我打了一架。”“没事吧。”华山敏感的捕捉到了那抹担心“道长担心我?”“不是。和你打架的那个人是……中庸?”“虽然气味不是很浓郁,但是我可以肯定,是个天乾。怎么了?”“没什么,没什么。”武当有些慌乱的低下头,却又莫名舒了口气。“好了,先别管这些事了,道长吃点东西,云梦的姑娘特地吩咐了,晚上可以吃的丰盛些,嗯,吃吧。”武当拿起筷子又突然没了胃口,他当时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他居然那么认真的去做了。“怎么了?”“没。”

这几天武当被华山伺候的那叫一个舒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渴了有水,困了有床。……?“你在我床上干什么?”“给道长暖床。”“不需要,下来。”“不下,道长你睡觉喜欢乱踢被子,我不抱着你睡谁帮你掖被子。”这话说的武当老脸一红(?,他以前睡觉很老实的,基本晚上什么样早上什么样,谁知道有了个“暖炉”之后就……咳咳,往事不堪回首。想到这里,武当脸黑了。然后华山以一个异常优美的弧线从武当床上被踹了下去。“要么回去睡,要么滚出去睡。”

华仔:我想抱着你睡

武当:不可能.jpg

“华仔。”“道长怎么了?渴了?饿了?还是,困了?”说完还贼骚包的抛了个媚眼。“没,我……如果,我……”“道长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武当转过脸轻轻点了点头。华山轻叹一口气,捏着武当衣袖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道长若是不想要,我亦不会强求。汤药伤身,道长好好休息吧。”“诶。”武当还没来得及挽留,房门已经被关上。身体突然酥软,武当心中一动,遭了,是雨露期。

这次雨露期来的太突然,武当没有任何准备,华山不在,这里也没有药,看来只能硬抗过去。武当伏在床边痛苦的揪着被子,祈求华山能快回来,冷汗从脸上滑落,下唇被紧紧咬住,武当手指捏的发白。可恶,太可恶了。正当他和身体内翻滚着的情欲天人交战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多出来一股信息素,是梅子酒的味道,不是很浓郁,清清浅浅的,被武当的信息素包围着,不仔细闻还真闻不出来。房门被推开,自外面进来一人,一身黑衣镇玄装,手中折扇半开,长眉入鬓,明眸善睐,勾起的唇角间自带三分风流,不知道是哪家风流公子。

“师弟,好久不见。”

武当快报2

依旧灵魂互换,挣扎一下证明我没死😂😂😂

女装!女装!

避雷!避雷!

萧掌门带着楚遗风身着女装惊现云梦汤池!楚大侠脸黑把他拉回!结果萧掌门的衣服被楚前辈拽掉,引得一众人鼻血狂喷!

虽然换了身份,但是楚遗风明显不肯消停,冬天太冷,疏寒我们去泡汤池吧。掌门当然愿意,但是你穿女装是几个意思?用的还是我的皮囊好吧。“疏寒你这样穿真的挺好看的。”深紫色的衣裙,胸口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肤,裙摆堪堪盖住大腿根,修长笔直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一头白发披散着,一张不染烟尘的清冷面孔,这是楚遗风最爱的人。如果真的是萧疏寒传给他看,楚遗风默默地想,他一定会幸福死的。“你哪来的?”“啊?我们华山女弟子的校服……”萧疏寒满脸的不信任。“好吧好吧,其实是从暗香那借来的。”“你……”萧疏寒气的不轻,众所周知,暗香女弟子穿的衣服是最少的,萧疏寒不乐意了,楚遗风笑的贱兮兮的“疏寒啊,要不然你也穿一次,就一次嘛,反正用的是我的皮囊。”“不要。”看什么看,再看也不要,我萧疏寒就是没衣服穿了,从金顶跳下去,也不穿女装!

“哎呀,我的骨架太大了,疏寒,勒得慌吗?”“还好。”只见“楚遗风”穿着一身云梦弟子的白裙,和“萧疏寒”相对而立。蔡某人表示很辣眼睛。郑居和表示,一定不能让老四和老五看到!!!快拦着他们!

两人刚来到汤池就引起不小的动静。萧疏寒是什么样的人?说是天上谪仙也不为过,平时冷冷清清的样子真的是让人难以靠近。但是今天居然穿着暗香女弟子的衣服在汤池和他们嘻嘻哈哈的打招呼,洒家这辈子值了。不断有人送木芙蓉,宝石和各种东西给他。楚遗风也不拒绝,倒是一旁的萧疏寒看不下去了了,拉着他就要走。“遗风,你别太过分了。”他武当掌门的脸搁哪啊。哪料楚遗风那厮直接把他拽到汤池里,连衣服都没脱,两个人就那么倒在汤池里了。关键是萧疏寒他!压!在!楚!遗!风!身!上!衣服湿透了,裙下的身体若隐若现,四目相对,楚遗风对他一笑,萧疏寒的脸瞬间红了。这下可不得了了,虽然谁上谁下这两人都心知肚明,但是!他们现在是罩在对方壳子里的!“原来楚前辈才是受。”“萧掌门原来那么攻的吗?”“哦哦哦,原来我一直站错了cp。”“萧楚啊!”“师兄你看到了吗!掌门他那么——攻。”“哇噻。”“搞事情啊。”“武当的攻啊啊啊啊!!!”萧疏寒脸更红了,挣扎着就要站起来,但是楚遗风哪肯,用手按着他的腰就是不让他起来。“掌门!你……”“哇哇哇!手手手!!!”“血槽已空。”萧疏寒要吐血了好

卖身3

ABO设定,因为没写过所以有bug,挑虫的宝宝们下手轻点啦


性感武当,在线被上

写完了之后突然觉得,算了算了,你们生孩子去吧。

反正ABO就这点用不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