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微史向

我不是故意黑他们的,别打我/抱头哭

ooc到自杀

不喜欢别看

“庄贤者,庄贤者……”

“唔,韩将军啊,有什么事吗?”庄周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问。

“听说庄先生可以让人回想起前世的记忆,所以……”

“没问题。”

韩信躺在床上,看着庄周的梦蝶在身边飞来飞去,便睡着了。

黑,很黑,到处都是这黑色。哪里是尽头呢?前面有光……

韩信被刺目的光照醒,看到了一个……顶着基佬紫头发的人正在拜将,那双狐狸似的眼睛盯着那新任的大将军,眸子里只有惊艳。

韩信感到一阵头痛,场景开始转换。

这次是他们两个人正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韩信看的一阵脸红ฅฅ*,而且这场活春宫的主角还是自己……

场景再次转换时,他已经不再是大将军,他也不是当初那个每天被项羽追的沛公。他是淮阴侯韩信,他是汉高祖刘邦……

到了最后。

韩信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韩信,你可有反心。”平淡的语气,仿佛感受不到对方的心痛。

“哈哈哈哈哈哈,反心?刘季,你也不过如此。”那人还在笑,即使尖锐的竹刀已经穿过身体。

“淮阴侯还有什么话要说?”萧何有些不忍的问。

“还请萧国相告诉阿季,我爱他……还有,咳咳,告诉刘邦,当初,后悔信了君无戏言这句话……”他似乎撑不下去了,直直的到了下去……

————————————————

“你醒了。”

“为什么?会那么痛苦。”韩信湿透的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

“有些事情是逃避不了的,即使,你不想知道。”

“再去睡一觉吧,眼见不一定为实。”

——————————————————

这里是,哪里?

“为什么?为什么?你说啊,为什么要陷害他?”刘邦失控的拽着眼前人的衣领怒吼。

“呵呵,陛下,如果你真的信他,就不会杀了他了 。”她嘲讽的回道。

“我杀了他?对啊,他死了……”

“吕雉,你不是想要这玉玺吗?”刘邦把传国玉玺放在几步之外。“你过来拿啊。”随后,他很满意的看到堂堂一国之母爬着想要拿到玉玺,但是身后的武士却毫不留情的把竹刀插进了她的身体。“呵呵,痛吗?必将百倍奉还。这是雏儿最爱说的一句话。”吕雉用满是血污的手臂抱着玉玺,笑的嘲讽“刘邦,你这种人永远不会知道……”话还没有说完,她就已经没了气息。

她,只是想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啊。

场景再次转换到了龙床上。

“雏儿。”刘邦枕着一个红发男子的腿叫他。

“陛下,我在。”

“咳咳,太医都打发走了吗?”

“陛下怕是糊涂了,太医已有几日未来了。”

“是啊,糊涂了。”

“陛下为什么不要太医来为你医治呢?”话刚出口就后悔了,皇上的心思不是他一介小绾能揣测的。

“朕觉得,他想阿季了。”

———————————————

“韩将军,你醒了。”

“……”

“看来,你并不开心。”

“韩将军,不论开心与否,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的。”

“嗯。”

门开了,刘邦正在门外站着……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