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罪【6】

你的好友韩·心机·信以上线,注意避雷


韩信一个人在那里坐到了晚上刘邦回来,他挥退了所有的人,走到他的身边为他披上衣服。“怎么了?”

“没什么,在想一些事情。”韩信回过神来发现他正抱着自己,伸手想挣开,他却抱的更紧。“别动,就一小会。”祈求般的语气让韩信再次唾弃自己又被他轻易感动了。

“韩公子。”阿冬刚进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幕,他们的皇帝从后面揽着韩信的腰,下巴放在他的肩上,神色放松,似乎是睡着了。

“一会再说。”韩信让她下去,然后叹了口气“你还要装多久?”

“重言,扰人清梦可不是个好习惯。”他睁开眼睛。

“别睡在这,去床上睡。”

“去床上?”刘邦嘴角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重言这是在邀请我吗?”

韩信伸手抱住他,一手摘掉他的面纱主动吻了上去,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然后舔了舔唇“算是吧。”

刘邦看的欲火中烧,他真是,不知死活。“这可是你先引得火,一会可别求我。”

“嗯……自然。”

刘邦抱起他就往床榻走过去,把他放到床上躺着吻上那双朝思暮想的唇,手顺着被打开的衣物往下摸,却摸到一手湿润,“你发情期来了?”韩信挑了挑眉“要不然呢?”“能标记你吗?”“嗯啊,随……随你。”

真可爱,刘邦吻着他的唇把自己送了进去。

一室春光灿烂。

第二天一早韩信就醒了,身上很疼,尤其是后面那个地方,刘邦那龟儿子虽然没标记他,但是却把他的子宫灌满了。切,没什么大不了的。

“韩公子,现在吃早膳吗?”门内的场景太过于香艳,她不好意思的在门口问他。

“嗯,拿进来吧。”韩信揉了揉肚子,确实有点饿。

“进来。”话音刚落就有一对侍女提着饭盒行云流水的走进来把东西放好。

“奴婢服侍你起身。”

“嗯。”

韩信吃着东西无语的看着阿冬,“咳,我说,阿冬啊,你没有事做吗?”被人盯着吃东西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阿冬不禁感慨,韩公子真是怎么看都看不腻啊,怪不得平时都要带着面纱。

“没,没事啊。”

“哦,昨天让你送给皇后的东西送到了吗?”

“送到了,你是不知道哦,皇后当时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丰富多彩,想发火却不能发的样子,真的是笑死我了。”阿冬笑着说。

韩信擦了擦嘴,带上了面纱“走,我们在给她送一份大礼去。”

“唉,韩公子,很早就想问你了为什么你要带着面纱啊,凭你这幅容貌,肯定羞的她们不好意思见你了。”

“暂时还不行。”韩信抚着他的面纱,这是他击溃吕雉最后的利器。

“给皇后娘娘请安。”韩信见大殿里的嫔妃不禁有些吃醋。

“呦,瞧瞧这是谁啊,您也真是难请啊,进宫三四个月了,姐妹们都没见过呢。”一位嫔妃见他来就讥讽的开口。

韩信没说话,静静的看着吕雉“不知昨日送来的礼物皇后娘娘可还喜欢?”果然,吕雉的脸色变了变又恢复如常“自然是喜欢,只是想知道韩公子送本宫一朵凋谢的牡丹干什么?”

“皇后娘娘,自古以来,牡丹代表的都是最荣华富贵之人,至于为什么送你……就不用我说什么了吧,想必以娘娘的聪慧一定猜的出来。”

“大胆,你居然敢公然挑衅皇后!”

“哪来的不懂事的奴才!阿冬,拉下去掌嘴。”

“是。”

“大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奴才,用得着你来教吗?”韩信笑了笑,吕雉,你终于忍不住了吧。

“皇后娘娘,我只是在帮你管教奴才,这种奴才就应该乱棍打死,留着也是丢主人的脸,要是我有这样的奴才,早就丢了。”

“你这是再说本宫管教无方吗?”

“不敢。”

“还有你不敢的事?”

“自然有,例如,私自干涉内政,例如,暗伤陛下子孙……”吕雉手脚冰凉,他怎么知道,看来太小看他了。

“行了,别说这种不吉利的事。”

“皇上驾到。”太监专属的嗓音传过来。

“皇上吉祥。”

“都说了不用行礼了。”刘邦扶起韩信。

“嗯,是我忘了。”

刘邦就这么把其他人丢在那里扶着韩信走上最高位,那是皇后该坐的地方。

“皇上。”虽然知道这个男人绝情,但是,他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打自己的脸吧。

“对了,再给皇后拿张席子来。”刘邦像是才想起来似的吩咐宫人。

这就很尴尬了,吕雉就那么坐在那里看着他对韩信嘘寒问暖,自己这个皇后当的真是失败。

“怎么了?”刘邦看韩信突然不说话了问他。

“没事,只是腿有些酸。”

“腿怎么了?怎么会酸?”刘邦就要撩起他的衣摆却被韩信治住。

一边的阿冬倒是拿了张帕子抽抽噎噎的说起来“皇上你是不知道,今天我们来给皇后娘娘请安,谁知,皇后娘娘不仅让韩公子站着一直保持行礼的姿势,还说韩公子挑衅她。”

“什么?皇后!朕说过他遇到任何人都不用行礼吧,朕都不用他行礼,难道,朕还不如你?”

“臣妾不敢。只是,真的是他先挑衅臣妾的,他还要动手打臣妾的奴才。”

“皇上,你要为韩公子做主啊,连一个婢女都能对他指手画脚,在人身后还不知道是怎么说的呢。”

“皇后?”刘邦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两个字。

这时候韩信已经满脸黑线了,这阿冬,也太能说了吧。接着,他眼睛一番,晕了过去。

“重言!重言!重言……传太医,快传太医!”刘邦抱起他一边走一边喊着。

“皇上,皇上……”她的声音淹没在人群中,这时候有人为他送来一方锦帕,抬头一看,果然是萧何“萧何,你会帮我吗?”

“皇后娘娘,一错不可再错。”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