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罪【8】

含微量云信,雷慎

还有小团子,雷慎


正是大雪纷飞的冬季,刘邦在未央宫温酒,看着漫天飞雪突然又想起他了。他走了,三个月吧。

这时,他面前出现了一只白凤,李白!

“狗皇帝!韩信呢?”李白看到他揪着他的领子就问,酒杯被碰到,酒撒了一地。

“他?不是回去了吗?”刘邦迷迷糊糊说着,说完又笑了,他走的真干净,什么都没留给他。

“怎么可能!他明明已经……”李白欲言又止,最后瞪了他一眼,走了。

“他……怎么了……”

再说韩信,他走出刘邦的皇宫,想去实现当初的誓言,踏遍山河万里,肆意九州五岳。

他走了两个月,头昏脑涨时掉到了一个陷阱中,被佣兵团所救。然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子龙啊,我自己来就好。”韩信有些抗拒赵云送到嘴边的安胎药。

“没事,你身体不好,我照顾你是应该的。”赵云的笑很有感染力。

“好,好吧……”

“乖。”赵云拿出一块糖塞到他嘴里,“我知道这个药苦,特地给你买的。”

“特地给我买的?”

这句话让赵云红了脸,所有佣兵团的人都知道赵云喜欢他,当事人却像不知道似的和他打打闹闹。他知道他已经怀孕了,但是他不在意。

“赵将军,今天佣兵团接到一个重金任务……哎。”夏侯惇正想退出去,却被赵云叫住了“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哦,好,今天我们接到一个重金悬赏,赏金10万金,但是……”

“说。”

“他要的是,皇上的人头。”

“什么!!!刘邦!”韩信有些震惊,看来,他的仇人还真不少。

“怎么了?”赵云发现了他的情绪波动。

“没,没什么。”

“推了。”

“为什么?”

“佣兵团虽不是什么正牌军队,但是也知道什么该接,什么不该接。懂?”

“知道了,知道了。”

“出去吧,重言需要静养。”

韩信一个人睡在床上心里思绪翻涌,突然感觉一阵恶心,他趴在床边干呕着,听到头顶
一道空灵的男声“真是狼狈啊,白龙。”

“李白!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在哪里?韩信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危险!为了一介人类下凡,做了凡人的omega,现在还要为他诞下子嗣吗?你还是我认识的白龙吗?”

“我……”

“刘邦在找你。”李白收敛怒气负手道。

“什么?带我走,快点。”

“你以为这天下万里哪里是他找不到的,你现在只能回去。”

“我已经被驱逐了。”

“我带你回去,打掉你的孩子。”

“不行。”韩信捂住肚子。

“你还是放不下他!”他朝他吼“为什么?为了一个凡人,值得吗?”

“李白,看来狄仁杰还是没有教会你什么是爱。”

“爱?我只是对他感兴趣而已。”

“李白,你动情了。”

“我没有。”

“你喜欢他。”

“我说我没有!”李白挥手打碎了一方桌子。

“你爱上他了,却不愿意承认,为什么?”

“他……算了。”

“重言,怎么了?”赵云在门口问。

“没事。”

“有事叫我。”

“嗯。”

“他喜欢你?”李白的眼神有些玩味。韩信没说话,似乎是默认了。

“真是傻啊,区区凡人,竟敢对白龙动歪心思。”

“李白,去找狄仁杰吧。”

“什么!”李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你喜欢他,为什么不敢直视自己的内心?李白,别让我看不起你。”

“切,不会让你失望的。”李白说完就已经不见了。

“重言,怎么了?脸色似乎不太好。”赵云关切的问他。

“没事。”韩信想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听说,你们要去淮阴?”

“没错,这次的暗杀行动差点暴露,要走的远点。”

“那个,能带上我吗?”

赵云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揉了揉他的发“当然可以啊,重言想去哪我都会陪着你的。”

“谢谢。”

“你我之间,何必言谢。”

“子龙,我……”

“好了,吃饭吧。”

赵云默默走了出去,他不想听到韩信拒绝的话,或者看到他对他像别人一样的态度。

子龙啊,你在我身上付出的感情注定得不到回报,你这又是何必呢?

“重言,我们到了。”

“嗯。我想去祭奠淮阴侯韩信。”

“好,我带你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不行,万一你遇到危险怎么办,像你这样的omega……”

“什么?”

“没,没什么,我带你去吧”

“嗯……好吧。”

韩信到达淮阴侯墓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了。两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混了进去。

“怎么会有那么多护卫?”韩信有些疑惑的问。

“皇上调查清楚了,当初淮阴侯并没有想谋反,感念他当时的功劳,重修了淮阴侯墓。”

“哦,原来是这样。”

两人走进殿里,看着那些牌位韩信有点想笑,人都死了,要这牌位有何用?

“你很敬重他?”韩信看到赵云一脸郑重的为他续香开口。

“嗯……我,很尊重他。”

“为什么?就因为他是兵仙吗?”

“不,不只因为这个,因为他能在面对项羽和蒯通的劝阻和诱惑时依旧能说出虽死不易这样的话,明明知道去了未央宫只是死路一条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踏出那一步,他是个令人尊重的人,可惜……他太傻了,他以为,君无戏言。”

“子龙,他很开心,就算他死了,他也很开心,他不会后悔。”

“你怎么知道?”

“我,呃……”韩信有些支支吾吾。

“算了,走吧。”

“嗯,好。”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