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罪【12】

我终于,填完了!



狄府

“李白,你究竟想怎样!”刘邦踹开李白的房门。“我想怎么样你不是知道吗?从始至终,我想做的只有一件事。”“我不会离开他的,我也不会允许他离开我。”听到这话,李白笑了起来,笑的嘲讽,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刘邦,你口口声声说爱他,却任由吕雉伤害他,你口口声声说爱他,却抱着别人入眠,刘邦,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你可知道,重言为了你受了多大的屈辱,他是白龙,本该睥睨三界的白龙!为了你,被逐出龙族,为了你,他忍着众人的羞辱生下思季,你就是那么回应他的爱的吗!”刘邦被他吼的一愣,怪不得,他现在还在人间,怪不得,他不会使用法术逃跑……原来是,这样。“那你想怎么样……”他艰难的开口,事实是这样,他对不起他。“我想怎样?是你想怎么吧!重言在世间唯一的羁绊就是你,只要你不在了,他还是那个睥睨一切都白龙。”“不可能。”“有什么不可能的。”李白说着已经抽出剑朝他刺去,刘邦闪身多开,两人一招一式的打了起来,刘邦觉得有些奇怪,他是仙,他是人,不该打成平手的,除非……思绪被打断时李白已经受了伤,腹部的伤口看上去甚是吓人,血源源不断的从里面流出,自己手上拿的那把剑,诛仙剑!李白朝他笑,低声说“受死吧,刘邦。”他在抬头,韩信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狼藉,似乎不敢相信般的摇了摇头,转身跑了出去,他才刚醒,听宫人说季儿带着刘邦去找李白,本来是怕他出什么意外,没想到,刘邦你是想,杀了我的心吗……他一直跑一直跑,再也不想回头看那些场景,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一不小心撞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抬起头“子龙……”他呆呆的念着那人的名字,忽然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子龙,他,他……”“重言,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我,我……”他说不出完整的话,本来压着的最后一根稻草断了,他和刘邦已经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为什么,为什么啊刘邦……”“重言,我带你走吧,离开那里,离开那个人,带上思季,我们一起走。”赵云摸着他的头温柔的蛊惑他。韩信哭的累了,直接在他怀里睡着了“重言,云,心悦你。”他亲了他一下“就算只能这样爱着你。”

“放开他。”清冷的声音传来,赵云抬头一看,狄仁杰!“狄大人为什么不让我带他走?”“因为他不该属于这里。”“如果我一定要带他走呢?”“那就请指教了。”狄仁杰说着,数十张令牌已经朝他飞去,赵云抱着韩信朝一边滚去,把他放好正准备接招就被身后的黄金令牌射中了“什么时候……”“阴阳家秘术。他,我就带走了。”狄仁杰拖起韩信离开了那里。

“他怎么样了?”李白捂着伤口走过来。“没事,只是受得刺激太大。”“伤的那么重还乱动,快回去休息。”“没有你我睡不着。”李白撅着嘴朝他撒娇,狄仁杰失笑“好啦好啦,我陪你睡,走吧。”狄仁杰扶着李白走出去。“太白,我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带韩信回去,他在刘邦身边不好吗?”狄仁杰为他掖着被子问。“怀英,你不懂,韩信这个人,本就该属于天空,而不是刘邦那一方囚笼。”李白对他笑了笑“当初下凡就是为了把他带回去,后来,我以为刘邦能给他幸福,能好好对他,没想到,他就那么对他,我一定要带他回去。”“那,你会回来吗?”狄仁杰问他,其实他把韩信看的比自己重要也没什么,反正,自己也不过是个凡人,还曾经伤过他……李白看透他心中所想,宠溺的揉了揉他的脑袋“人间有你这个小妖精,我怎么可能不回来?怀英,你要记住,无论何时何地,你都是我最爱的人,最在乎的人。韩信是我的兄弟,手足,为他受点伤不算什么,若是为你,这千年的修行,凤族太子的身份,这幅身躯,我都可以不要。”狄仁杰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李白抱住他低声在他耳边说“怀英,等重言回去后,我们去游历天下如何?”“怎么了?”狄仁杰笑了笑“活了那么多年,天下还没看够?”“不一样,这次,可是有我爱的人陪我。”“嗯,等韩信走了,我就去阴阳寮告诉族长。不过,你怎么突然想起去游历天下了。”“我只是觉得累了,刘邦和赵云都不会是韩信的归宿,刘邦爱的太自私,韩信爱的太沉重,赵云爱的太无畏。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却还那么义无反顾……韩信也累了吧。”狄仁杰沉默了半晌,突然盯着他的眸子认真的说“太白,真正爱一个人,是不会累的,刘邦不会累,韩信不会累,赵云也不会累,爱你,我也不会累。”“怀英,你又教会了我一个东西。”“太白,你爱我会累吗?”“当然不会。”“那你为什么断定韩信会累?”“怀英,韩信这个人什么都藏不住,他累了,该休息了,就算他在爱刘邦,也到了该休息的时候了。”“太白,你这样……不一定是对他好。”

第二天,李白带着韩信回到了龙族,这次,天下真的再无国士无双。龙族的人只知道,他们的族长,已经怀孕了。而且总是会对着那个紫色发的孩子发呆。

项羽看到那个小屁孩一头基佬紫的时候嘴角抽了抽,这不会是,刘邦的吧。虞姬戳了戳他,韩信精神本就很差,可别在刺激他了。

一晃一百年过去了,李白回到凤族等待狄仁杰再一次的轮回,看到他也只是叹了口气,说出了当年的真相。

“你是说,他,他……”韩信已经泣不成声了。“我要去找他。”李白按住韩信“韩信,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已经,那么多年了……为什么我还是放不下……”“韩信,对不起,我是不是做错了。”“不,你没错,我们……终究,不可能了……”

“谁说不可能的。”干净的声线传来,韩信抬头就看到了阳光下那个多情的基佬紫,带着他的孩子。“刘邦……又看见他了,李白你说我是不是快死了……”韩信自嘲似的说。“出来的挺是时候啊。”李白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交给你了,算算时间,怀英快出生了,走了。”“小孩都不放过,你不累吗?”不断的寻找他的转世,在不断的看他离去。“不累,以前我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不会累的,这一世,我去找天帝让他给我们赐婚。”说完就化成白凤飞远了。“重言,我回来了。”“你怎么会在这里?”明明有千言万语却只问出这个问题,韩信只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个啊,重言没有听说过吗?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¹。我是龙之子啊。”“那,你,你……”那不就是自己的兄弟,自己居然爱上自己的兄弟,还生下两个孩子,这也太荒唐了。刘邦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禁发笑“重言,我是你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也是你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呃,啊!什么,怎么可能……”韩信吓得结巴了。“这件事应该去问东皇那个卖儿子的吧。”“我这就去找他。”刘邦一把把他拽了回来“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该做点别的事呢?重言……”他抓着韩信的手放在两腿之间那一处炽热。 “爹爹,你在干什么啊?”紫发小男孩一脸懵懂的问,韩信一惊,立刻跳开了。刘邦只想仰天长啸,为什么这两孩子都这样!

¹,抄自《史记》。

完结撒花,撒花

顺便悄咪咪问问百粉你们想要什么福利(除了肉。)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