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失心(下)

很久很久以前的文了

发个小甜饼,预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对了,含有少量白信

早该料到的,李白一拳打到房梁上,啧,真麻烦。

“张良!”李白怒气冲冲的找到张良这里踹开他的门。

“太子找良何事?”张良放下手中的书淡淡的看着他。

“你们到底想怎样?重言他已经死过一次了,你还要他在死一次吗?”

“我……”

“他在哪?”

“现在估计已经到人界了……”

“好一个张良,算计的那么精准。”李白甩手化为凤身飞远了,徒留张良一人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人界

韩信看着帷幕后的刘邦皱了皱眉,挥挥手让那名宦官自己退下了“刘邦,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说完又咳嗽了起来。

“我去找太医。”韩信正要往外走,却被刘邦拉住了,他真的老了,连力气都没有多少了,记得曾几何时这双手能轻易的把他拉入怀里。

“韩信,陪陪我吧,就这最后一程。”刘邦抱着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你不会死的。”

“我在人世早已无牵无挂……”刘邦还没说完就被韩信打断了“我说你不会死!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活下来!”

“重言,你的意思是,你……”刘邦挣扎着去看韩信的眼睛,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没了气息。

韩信看着怀里的刘邦,虽然他曾经伤害过自己,但是……就算是念在曾经君臣情意上吧,救他一命又怎样?

李白来到长乐宫外就感觉到这里有一股强大的法术气息,韩信!

深知自己劝不过他,更打不过他,李白在外边默默等着韩信。

韩信是在太阳落山时才从长乐宫出来的,跌跌撞撞的,最后扶住门框才不至于摔在那里。李白赶紧跑过去扶着他“没事吧。”韩信摇了摇头,李白火大了“重言,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私自篡改天命,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不仅你会被降天劫,他也不会活太长时间,你……”李白突然不说话了,因为他看到韩信吐出一口血,红色的血配上银白色的铠甲竟有种别样的美感。“他不会死的。”“你,你把龙骨给他了。”没有问,而是直截了当的说出事实。“嗯”韩信笑了,在夕阳的映衬下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我该拿你怎么办,韩信,我该拿你怎么办啊。”“先带我回去吧,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凤族圣地吗?现在就去吧,我怕以后没机会了。”“好,我现在就带你去,走,我带你去,走,韩信……”李白化成白凤的样子让韩信上来,“你这老凤凰,什么时候那么大方了。”李白没说话,只是加快了速度,白凤本就是鸟中的王者,更何况是李白这只不知道活了几百万年的白凤,很快就到达了凤族圣地。“真漂亮。”韩信感慨着,突然又咳嗽起来,一股一股的鲜血顺着嘴角流下。“韩信!你……唉……”李白扶起韩信坐到椅子上。“没事,算算时间,也快了吧。”果然,韩信刚说完上方就有声音响起“韩信,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明知故犯?”“因为……”韩信勾了一下唇,笑意直达眼底“有重要的人。”“重要的人?韩信,有什么比你的龙族太子身份更重要的东西?”他似乎很不解,也是,神是不需要感情的。“上仙,你不懂感情,如果有一天你遇见一个能控制你情绪的人,你就会懂得我的感受了。”他正在想着呢,“上仙是来找我叙旧的吗?”“当然不是。”他又皱眉“你不怕吗?”“不怕。”“痴儿。”这时候另一位上仙来了。韩信低下了头。他转身,数十道天雷劈了下来。“韩信!”李白大叫着他的名字,却靠近不了,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韩信倒下去,他那是在对我笑吗?韩信!傻子!你个大傻子!李白抱着韩信的尸体跪了很长时间,直到张良叫他“太子殿下。”“滚。”李白看了他一眼又垂下了脸。张良似乎不死心,又喊了一声“太子殿下。”“我让你滚!”李白朝他吼。张良垂下眸子“刘邦来了。”“他来干什么?看笑话?重言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还想干什么?我真的搞不懂你们人类在想什么?重言明明是那么纯洁善良的人,你们非得毁了他吗?啊?你们还有没有良心!”“他……想见见重言。”“不见。”“重言……也会想见他的吧。”李白重新抬起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好,好啊,让他进来。我倒要看看,他想干什么。”刘邦默默走了进来,想要碰韩信,但是被被李白一掌打下去了。“看完了就走吧,他累了,不想见你。”“我……”“我答应过重言不杀你,但不代表我不会干其他事,例如,在你身上开几刀……”“李白,你明明知道重言他爱我,你还那么执迷不悟干什么呢?”“别说了!都是因为你!”李白指着刘邦“都是因为你,重言才会变成这样的!你滚,你滚啊!”刘邦沉默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他怎么能走,走,又走到哪里,他在人间已经“死了”,他能去哪里?“李白,让我带他走吧。”“刘邦,你真自私。”李白抱起韩信走了。

刘邦没有去的地方,只能先住在张良那里,在那里也听说了不少关于龙族太子的传闻。

传闻,龙族太子是东皇最宠爱的龙子,百年难见的白龙,数十年前下凡渡劫遇到一个男人,从此,白龙不再是白龙,李白每日请扁鹊来为他看病,扁鹊也只是摇摇头,心病还需心药医,后来,张良带他去了人间,发生了后来的事……这些是他从来都不知道的,当他知道韩信为他变的颓废时,心都揪成一团了。

“刘邦。”李白站在门口叫他。“我带他来了。”说着拿出一个骨灰盒“里面是重言。”看着刘邦疑惑的脸李白开口解释“这是重言最后的心愿,他想,让你带他去踏遍山河万里,我尊重他的选择。”“李白……”“刘邦,去吧,别在让自己后悔了。”刘邦觉得很奇怪,李白看上去很虚弱的样子,但是又强打起精神和他说话。

“刘邦,你干嘛去?”张良问他。刘邦抚摸着那个盒子笑的温柔“去实现,一个承诺。”张良无奈的摇了摇头,等刘邦走了后找到李白“李白,你们到底在想什么?”“没什么,我爱他就不会允许他受苦。”“你爱的太伟大了……”“我不是刘邦 ,咳咳……”“没事吧。”“没事,死不了,我可是答应重言要好好活下去打理好凤族呢。”

那天阳光晴好,刘邦带着韩信走在街上,听到后边有人叫他

“嗨,你好,我叫韩信,你呢?”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