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前面的道长是我的3


“师弟,你没事吧。”“没事。”“你已经连续打伤十二位师兄,其中受剑伤两位,失血过多三位,骨折七位,都被送给柳圣学去医治了。”“所以?”“副堂主建议你去打木桩,毕竟比武时受伤是小事,伤害同门就是大事了。”“……好,我知道了。”说完收了剑走向木桩。“师弟,你说他这是怎么了,不调戏姑娘,不逃避训练,居然还废寝忘食的在练剑。”小师兄暗搓搓问华无痴。“可能是因为他恋爱了。”“啊?恋爱中的人都这样?”华无痴看着打木桩的师弟,淡淡道“在恋爱中……变态了。”

反观另一边风墨离的日子过的很清闲,做做课业,打打土匪,偶尔走个神想到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只是莞尔一笑。“师兄,你说师弟在笑什么啊。”黄乐看着师弟一边走神一边止不住勾起的唇角,斟酌道“可能是恋爱了。”“啊?恋爱中的人都跟个思春的娘们一样?”“可能是在恋爱中……变态了。”

洛北幽破天荒的回了一趟江南看望父母,二老激动了一整晚,大清晨就早早的在门口等着,直到那个蓝衣墨发的少年骑着马出现在视野。“阿娘,我回来了。”才刚一下马就直接扑进母亲的怀里“哎呦,儿子,回来就好。”“多大人了,不怕人家笑话。”闻言,洛北幽从母亲怀里退出来,恭恭敬敬的行了礼“父亲大人,孩儿回来了。”“嗯,这还差不多,有什么话进屋说。”本以为儿子回来便不会再走了,谁知道这孽子居然说还要再走,把老爷子不轻,他母亲也只是帮着顺顺气,然后劝他“儿啊,你看,父母年事已高,我们家可不能没有你。”“不瞒阿娘说,我……喜欢上一个人,我想要有一天把他带回来给您二老瞧瞧,然后光明正大的从华山出师。”“是哪家的姑娘?告诉阿娘,阿娘帮你去提亲。”“阿娘你就别操心了,我一定会把他带回来的。”“哎,好,儿子长大了,娘等着你把人带回来给我和你爹瞧瞧。”“嗯,那我先去休息一会,看看其他人。”“好,别忘了回来啊。”待他走后,夫人擦擦眼角的泪喃喃道“儿子长大了,有心仪的姑娘了,老爷,你高不高兴。看来当初分开他们是对的……”“夫人!别提那件事了。”“好好,我不提,我等着我儿子娶媳妇给我生个孙子。”

此时此刻风墨离正在江南采买东西,看到赫赫有名的洛宅叹了口气,转身欲走。“道长!”洛北幽跑到他面前“真的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你不也在。”“我回来看看父母,而且啊,我告诉他们我有了心悦之人,总有一天我会把他带回去给他们看看。”“那很好。”“道长你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不想……唔。”手突然被牵住,后后背抵上墙壁,嘴唇也被他轻易俘虏,他也不挣扎,等他吻够了,放开他才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这种事情还是和少爷所谓心悦之人去做。”“道长,我心悦的人就是你,你看,我现在不油腔滑调,不沾花惹草,我也不逃避早课晚课,而且也有好好练剑……”洛北幽细细属着自己的改变。“够了。”风墨离眉眼冷漠“我不喜欢的是你的人,不是你做的事。”“怎么可能,道长,你看,我最近都很乖,没惹是生非,没调戏姑娘,我也好好做课业,不在没大没小……”“别说了,我不想听。”清高冷傲的模样一如初见,只是没了那三分笑意,眉眼多了名为厌恶的东西。“道长……”他还不愿放弃。“这种不理智的事情以后少做,更别对我做。”


“我不喜欢你这种人,油腔滑调,喜欢沾花惹草,整日不思进取。”
“我不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做的事。”
“别说了,我不想听。”

字字句句刻在洛北幽心上,他泄愤似的把酒杯扔到地上,酒杯的碎片瞬间落了满地。不喜欢……不喜欢……既然不喜欢当初又为什么来救我,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为什么给我希望,骗子!酒洒了一身,酒坛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崩起来的碎片划破了脸颊。迷迷糊糊的看到道长在那里,扑过去才发现是个虚晃的影子。

“我于你而言,这是个过客,你于我,亦是。”

过客……哈哈哈哈哈哈哈,洛北幽手附在脸上仰面大笑,血从指缝里流出来他也不管。过客,说的轻巧……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