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前面的道长是我的4


风墨离找到他是在三天后。当时他正在江南有名的青楼里和那些女人厮混,左拥右抱,环肥燕瘦,这里浓重的脂粉味熏得风墨离想吐,但是想起洛北幽母亲的话,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衣衫凌乱,露出的皮肤上印着几个红唇印,小倌端茶,美人送酒,好不逍遥。“回去。”他直接甩出这两个字。“呦,道长来了,姐姐们快看啊,武当的道长来青楼寻欢了。”刚说完他就被一群姑娘团团围住,青楼女子穿的本就少,靠的太近还有不小心把胸部蹭到他手臂上的。洛北幽依旧在塌上冷眼旁观,一点要帮他的意思都没有。风墨离只能硬着头皮伸手推开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姑娘,结果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部,吓得他赶紧收回手“走开。”“道长别那么冷淡嘛,你看各位姐姐长得多好看,你怎么能忍心拒绝。”“你……”风墨离气到发抖,剑被从剑匣唤出围在他身边,使得姑娘们不敢靠近。“你就那么作践自己?”“呵,道长不过是个过客而已,况且你现在连看客都算不上,哪来的资格说我。”“你……那你母亲呢?你父母把你养那么大就是为了看到你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这么折腾自己?”洛北幽勾唇一笑,挥挥手示意姑娘们下去,然后终于坐起来仰视他,嗯,和他们初次见面一样。“道长,你管那么多你不累吗?刚开始管我卖艺,后来是我的行为作风,然后是我这个人,现在还拿我父母来压我。”洛北幽站起来贴着他的脸“你真以为我是任你拿捏的吗?”身高的差距让他不得不微微抬起头看他“我只是看不下去了而已。为的是不值得的人,糟践的是自己。”“怎么不值得,还有比你更值得我这么做的人吗?”“我不值得,我从来都没喜欢过你,一味的付出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你还有大好的青春,你……”“没了你,这大好的青春,这人生有什么意义!我愿意付出!哪怕你不愿意领情!”吵到这里风墨离倒是冷静下来了“如果我说我是在耍你呢?从一开始。”他嘴角擒着三分笑意,一如初见。“从刚开始,你卖艺到被暗影追击,后来你受伤,我和师兄去鸣剑堂……为什么我会刚好出现在你被暗影追击的地方?为什么武当弟子众多只有我被师兄带去了?为什么我会知道你的家事?”“不可能……”“怎么不可能,我告诉你,你这么痛苦的样子可是大大取悦了我。”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已经被人压倒在塌上,唇被近乎疯狂的啃咬弄得生疼,但他依旧是那副嘲笑的姿态。“既然你就是为了让我爱上你,也不会介意把戏演全吧。”洛北幽抬起头笑的嗜血,粗暴的吻落在他的喉结上,双手一用力,白袍被生生撕开,锁骨被咬的见了血,道长抛弃了他的清高孤傲闭着眼睛放着嗓子大声呻吟,明明很想哭的,可是却要生生忍住眼泪,忍住羞耻和心里的厌恶感。“你何必呢……”紧攥的衣料被放开,有冰凉的液体掉落在他脸上,原来骄傲如斯,也会流泪吗?风墨离闭着眼睛想。“你当真……未曾对我有过一丝爱意?”带着心碎的声音传过来,风墨离的睫毛颤了颤“不曾有。”“好,好一个,不曾有……”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转身欲走,却眼前一黑直直倒在地上。风墨离睁开眼睛,忍了许久的眼泪顺着眼角没入发间,他悄然无声的流着眼泪,一遍又一遍的呢喃“何必呢……何必呢……你又是何必……早知今日两人都会如此痛苦,当初何必再去招惹他……你这真是……自作自受……可是为什么……让他也那么难受……”

风墨离带着他回到洛宅已经是日落西山了,走进他的房间,果然和以前都不一样了。把他放到在床上,传了侍女叫来老夫人。“儿子,儿子……”老夫人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跑了过来,把风墨离撞了一个趔趄,他稳住身形就要走,反正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是吗?有人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看到他被撕毁的衣物,隐约漏出来的血迹,老爷子一阵愧疚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摸了摸他的发顶“孩子……苦了你了。”这个动作把他的思绪拉回了小时候,想起以前,风墨离被咬的发红的嘴角扯出一抹笑“叔叔何必说这些,本就是我欠他的,如今悉数还清了。”“你……当真不再喜欢他?”“叔叔既然已经知道,又何必再问。”“其实你……不必放弃。”“老头子你说什么呢!我们可就这一个儿子,你怎么……”“够了!当初就是因为你才让这孩子被送去了武当,儿子才会受伤失忆,你如今又是在说什么!”“叔叔不必为我和夫人争吵,今日过后,他也应该是死心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来打扰他的生活。”“哼,你当初也是那么说的,可是后来不一样是让他为了你这么作践自己,你的话我可不敢再信。”“夫人想怎样?”“你发誓,你发誓不在靠近他,你发誓,再看他一眼你都会天打雷轰,不得好死。”这话是真让他凉了心,他眨眨眼睛把眼泪逼回去,还没开口就被拉住手腕“夫人!你不要太过分!当初的事是他宽宏大量不和你计较,后来帮我们带回儿子也是看在往日的情面,你怎能再让他下如此狠毒的恶誓。”“我恶毒?你看看你儿子被他做成什么样了,啊?还有没有天理了,我可怜的儿子啊……”老爷子还想说什么,被风墨离拉住了袖子,随后他跪在洛北幽床前,竖起手对天“我武当弟子,理应像掌门一样无心红尘,犯下如此大戒是我错了,在此向天尊大人发誓,我……”“等等……”苍白无力的声音传过来,正是床上那个虚弱的人发出来的。“阿娘,不需要他发誓,我以后也不会再想见他了,让他走吧。”“可是……”“咳咳……咳咳……”洛北幽无力的咳声在安静的房间显得尤为虚弱,风墨离死死的掐着掌心才止住自己去查看他伤情的冲动。“好好,阿娘答应你,阿娘答应你……”一边说着,一边眼泪就流了出来。洛北幽并未看她,反而把视线转到了风墨离脸上,依旧是那副清冷的表情,白袍的领口被撕毁,红色的咬痕和血痕触目惊心。“滚,你滚,我不想看到你。”风墨离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了出去。走在回廊上,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下来,走一步,落一滴。“孩子,别伤心了。你那么好,他也值得……”风墨离立刻擦了眼泪“叔叔不用安慰我,我很清楚现在该做什么。”“还是换件衣服再走吧。”风墨离身上的白袍有些凌乱,尤其上面沾了血和青楼女人的味道。“谢谢叔叔。”“这也就是我唯一能帮你做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老爷子唤来侍女带他去换衣服。黑色劲装,这是他以前最喜欢的颜色。他苦笑,看着铜镜里的自己,锁骨上的血已经凝固,喉结上留着一个暧昧鲜明的红印,怪不得,刚刚侍女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你把自己弄成这样,到底是想干什么啊?他自嘲,算了,反正以后不会再见了。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