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前面的道长是我的8


洛北幽还没睡醒就被人用酒泼醒了,道长不染凡尘的脸出现在面前。“论剑还有两个时辰就开始了,你这是……很激烈啊。”意识慢慢回笼,凌乱的房间,肩上的咬痕和后背火辣辣的感觉都告诉他,他昨晚是怎么的荒唐。“道长你听我说……”风墨离比了个停的手势“你怎样和我没关系,你只要记住今天我们是对手就好。”风墨离转身离去,洛北幽一拳打在墙壁上,该死的。

“表妹。”洛北幽的声音在小酒肆响起。“呃,表,表哥……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啊。”说完就想跑,结果被人拎着衣领抓了回来。“我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真的?”“真的,我发誓,表哥你忘了,你还打我……”说完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既然你醒了就代表已经解毒了,是谁啊?我认识吗?长得漂亮吗?”“那还有其他人去过吗?”“其他人?就那个陪我去的道长,欸,你看,就是他。”说完还招了招手“道长,这里,这里。”风墨离看到她……和她身边的洛北幽瞬间冷了脸“姑娘,我还有事,不能陪姑娘。”“好吧。”洛北幽盯着他的脸若有所思,如何他去过,那就说明昨晚不是梦,他是真的……意识到这一点,洛北幽立刻起身。“你干什么去啊表哥。”“找东西。”虽然不一定能找得到什么,但是总归是有效的。

最终还是让他找到了,在雅间的角落里的一块玉佩,那是他身上的。洛北幽紧紧握着玉佩,可能,如果真的是他……

华山论剑总决赛,应观众的要求让两个人重新打。

两个人又是打在了一起,这场才是观众最想看的,激烈,劲爆,拿出绝不含糊的态度,招招把人往死路上逼。比赛正进行的激烈,洛北幽却做了一件让人想不到的事,他用剑尖挑掉了风墨离身上的四枚扣子,风墨离脖子上的吻痕瞬间漏了出来。风墨离恼怒也顾不得什么危险,招式技能随便丢,洛北幽倒是悠哉悠哉,甚至还在他耳边挑衅他“道长,您这也是够激烈的啊。”“你闭嘴。”“不知道你的腰可还好。”说完剑柄狠狠撞在他的后腰。风墨离直接丢出了斩无极,被他轻易躲了过去,随后快雪时晴全部打在了他身上。

洛北幽蹲在他面前,剑斜插在手边,纤长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抹去他唇边的血,笑的放荡不羁“道长,我赢了。”

“你别碰他。”伴随着一声怒喝,数名武当弟子把他围在了中央,洛北幽识趣的后退。看着他被武当弟子扶起来,洛北幽把手上的血舔了去,随后笑笑走下了台。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