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前面的道长是我的11

性感武当,在线被拐

这里没有要黑师兄师父的意思,只是这个人的性格就这样,有点偏执。他师父说他有天赋,要他好好修炼,他就只晓得好好修炼

在客栈坐定,浅阳随手拿了个杯子就要倒水喝,看什么看,仙人也是要喝水的,更何况他一介凡人。“欸,等一下,这个杯子脏了,我去后面帮你倒杯水来。”卿烟寒按住他的手嬉皮笑脸的说。浅阳抽回手,算是默认了。卿烟寒脚底抹油就往后面跑,过一会端了一杯“茶”过来。浅阳喝了一口皱皱眉“这茶味道怎么那么怪?”卿烟寒暗自发笑,这道长还真是,真的连酒都没喝过吗?那不是太可怜了吗?但是他还是很正经的拿过他手里的杯子喝了一口“没什么怪的,可能是小道长你刚来喝不惯吧。”说完又把杯子递了回去,但是浅阳拒绝和别人同用一个杯子。“小道长,你看如果再拿一个杯子的话,老板娘又要刷一个杯子,你看华山那么冷,老板娘有没有丝毫内力护体,你怎么能这样不顾及他人……”“别说了,我喝。”说完拿起茶杯把里面的酒饮尽。“小道长再来一杯。”“不喝了。”“为什么啊,你看我都倒了,你知道华山有多冷吗?你看老板娘还得一个人烧水,你怎么忍心……”浅阳拿过杯子一口闷了下去。卿烟寒又倒了一杯,不说了,喝。“唔……”迷迷糊糊的,浅阳喝趴了,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客官,酒怎么样?”“没看到吗?都趴下了。”话刚说完浅阳突然起来了。“没事没事,你先去忙吧。”卿烟寒一手拍着浅阳的肩膀示意他安静,一边吩咐老板娘。“唔,再来一杯。”浅阳突然指着天说。“呃……”完了,好像惹祸了。“小兔子!”浅阳突然站起来朝兔子扑过去,卿烟寒一看,卧槽,这不是那几个暗香弟子带来的兔子嘛。浅阳在客栈里左跑右跑的捉兔子,卿烟寒在后面左跑右跑的抓他。终于还是让他抓到了兔子,抓着兔耳朵笑的像个孩子,卿烟寒赶紧跑过去“我说,浅阳道长,你醉了。”“没有……”“好好好,你没有,那你先放下兔子,这可是暗香带来的,掉根毛他们都能阴死我……”卿烟寒突然不说了,因为浅阳把兔子抱在怀里防备着对他“这是我的,我的。”“可是……”“我的……”浅阳的声音带上了哭腔,像是个被抢了玩具的孩子。“你们都欺负我,说什么污秽邪物,明明……只是只小兔子,什么仙缘……什么修道……我不喜欢……”“好好好,那我们先回去,把兔子养起来,他是你的,好不好?”“嗯。”卿烟寒拿出手绢帮他擦干眼泪,顺手把他的钱袋取下来付了钱。回头一看,人不见了!卿烟寒跑出去一看,那醉鬼居然在玩雪。还没走过去他就警觉的往这里看,抱紧了怀里的小兔子。卿烟寒不敢动了,看着他慢慢放松警惕又网那边走了几步。谁知道他居然跑了,跑了,跑了……卿烟寒当即就追,谁知道他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另一边憋了几天的风墨离才刚刚打开窗就看到一个影子晃过去,只留下一个残影,和一句话“追我啊,追不到,略略略……哈哈哈哈哈,小兔子,我们走……”等等等等等等,那个是……浅阳师兄?不是吧。风墨离不禁开始怀疑人生。结果后面还有人,御剑而行,一边还在喊着“小道长你慢点!”确定了,那是浅阳师兄。所以他也追了出去“你干什么了?”“我也不知道啊,谁知道他不能喝酒。”“你……他去哪了?”“不知道,分头找吧。”两个人一人泼墨乘虚,一人御剑而行,分别去往不同的方向。

最后还是卿烟寒找到了他,在雪山上,正对着夕阳发呆,一道水痕顺着眼角连到下巴,被夕阳照的闪闪发亮。“小兔子不喜欢我……”“师父也不喜欢小兔子……它是邪物,我是天才,我要潜心修道……我要像闻师叔那样……”卿烟寒轻轻搂住他“好了,你不用像闻道才那样,你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你不喜欢修道,那你就不用去修道,人生是很美好的,你看,落日,雪山,红梅,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你而生,是不是很美?”“不行,我要闭关,修炼,然后……然后,然后呢?师父,然后呢?”你会历天劫,然后登仙。“不需要,你现在应该去看看这个世界,你太久没和世界交流过了,用你的眼睛去看,用心去体会,用手去触摸,你看。”卿烟寒拿起一堆雪放到他手上“雪是凉的,你刚刚喝的酒是辣的,来,跑起来。”“对,跑起来,你会很开心,因为现在你很自由。”“自由?”“对,因为你现在做的事情都是你发自内心想做的,而不是为了你师父,只是为了你自己开心。”“可是,师父……”“他没有权利让你继续他选择的路,你喜欢什么就去做,不用忌讳,这里不是武当,这里有我。”“我想去玩水,去看瀑布,在华山上堆雪人,我还想……”“好好好,都依你,我们走。”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现在看浅阳的眼神有多温柔,简直要滴出水来。

到晚上卿烟寒才把他送回风墨离那里,见他满身是水,风墨离皱了眉头“你带他去哪了?我告诉你,浅阳师兄是这辈弟子中唯一一个能修得无情道的人,请你离他远一点。”“切,让开。”卿烟寒抱着浅阳就往里走,丝毫不顾忌风墨离。在衣柜里拿了衣服,卿烟寒把他的湿衣服了换下来。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卿烟寒笑了笑,俯身在他额头上烙下一吻。“你!你想死?”卿烟寒握着浅阳的手头也没回“我最讨厌你们这种假行正义的伪君子,嘴里说这一套,背后做着一套,累不累。”“你……”看到浅阳无意识皱起的眉,卿烟寒伸手抚平。“出来。”风墨离拽着他的衣领把人拎了出来。“我告诉你,浅阳师兄不是你可以玷污的,你别想!”“我怎么他了?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我不瞎,我看得出来,你对浅阳师兄存着那种心思,浅阳师兄不会喜欢……”“风墨离!”卿烟寒笑起来“你连自己的事都管不好,哪来的闲心管我,我想怎样,你还管不了。”“更何况,你怎么知道我没机会,浅阳他喜欢什么你知道吗?你和他师父一样,只会一昧的逼着他修炼,修道,他真正需要什么你知道吗?你见过他笑吗?纯真的,像个孩子,你怎么能随意的剥夺别人的喜欢,你太残忍了。”“你这样是在害他!若你们真的在一起,势必会受到千夫所指,这你都不在乎?若是浅阳师兄因此受了伤,你当如何?”“我不会让他受伤的,若他愿意,我带着他走,天涯海角,世界之大,何处不能安身?”

“我娘不同意没关系,你不要哭了,我带你走,天涯海角都可以,我们去华山好不好?那里肯定能安身。到时候我们一起练剑,一起生活,一起……”

“你……不要冲动,若有一天你厌了,倦了,你又当如何?”“自我了结。”“那浅阳师兄怎么办?”“到那时,他已可以活的很精彩。”“好,我不拦着你们……既然你知道浅阳师兄需要什么……请给他,或者,别阻止他的幸福……”“好。”

第二天浅阳恍恍惚惚的睁开眼就看到风墨离在他床边坐着。“师弟,怎么了?”“浅阳师兄……”风墨离斟酌着开口“你是不是喜欢……卿烟寒。”“喜欢?”看着师兄一脸迷茫,风墨离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浅阳师兄,浅阳在他心里是什么?是神,是最接近天尊的人,是他的追随。但是他忘了,浅阳只是一介凡人,他也会有烦恼,也会有痛苦,只是从来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怕让师父失望,害怕让所有人失望。而今,有人愿意理解他爱他,他怎么能在阻止?那不是太不厚道了吗?“没什么,师兄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师弟。”风墨离回头,浅阳看着他微微一笑“师弟,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风墨离身体一僵“我知道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