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卖身5


“公子身体过虚,长此以往怕是对腹中的胎儿不好,以后还是好生静养。”这一番话下来让两人目瞪口呆,不,不是吧,真的……“你确定没诊错?”“当然。”云梦的姑娘很奇怪的看着他们两个人“你们不想要?这时候打掉对身子不好,容易落下病根 。”“不不不,那还需要开点药什么的吗?我去抓。”“这个不用,静养就好,他现在不适合吃药,哦对了,别让他碰什么荤腥油腻的东西。”“好好好,谢谢姑娘了。”云梦点点头,收拾了东西就被华山送了出去。

武当一直沉默着,手掌慢慢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这里有了一个生命?真的?是他的,也是自己的。“道长。”华山的手放在武当的手上,下巴抵在他头顶,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把人揽在了怀里“我们有孩子了,你开不开心?”“我……开心。”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那么开心,自己居然起了留下这个孩子的想法。“怎么了?”“没,没什么,我饿了。”“好,我去找点吃的,道长等着我。”杂乱的脚步声远去武当才敛了心神,看着自己不似以前平坦坚实的小腹眼角眉梢竟然带上了一点温柔的笑意。

等华山带吃的回来武当已经困得睡着了,华山不好叫醒他,等他醒了才把吃的拿过来。“怎么去了那么久?”“在那里碰上个砸场子的武当弟子,好像在找人,看到我居然上来和我打了一架。”“没事吧。”华山敏感的捕捉到了那抹担心“道长担心我?”“不是。和你打架的那个人是……中庸?”“虽然气味不是很浓郁,但是我可以肯定,是个天乾。怎么了?”“没什么,没什么。”武当有些慌乱的低下头,却又莫名舒了口气。“好了,先别管这些事了,道长吃点东西,云梦的姑娘特地吩咐了,晚上可以吃的丰盛些,嗯,吃吧。”武当拿起筷子又突然没了胃口,他当时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他居然那么认真的去做了。“怎么了?”“没。”

这几天武当被华山伺候的那叫一个舒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渴了有水,困了有床。……?“你在我床上干什么?”“给道长暖床。”“不需要,下来。”“不下,道长你睡觉喜欢乱踢被子,我不抱着你睡谁帮你掖被子。”这话说的武当老脸一红(?,他以前睡觉很老实的,基本晚上什么样早上什么样,谁知道有了个“暖炉”之后就……咳咳,往事不堪回首。想到这里,武当脸黑了。然后华山以一个异常优美的弧线从武当床上被踹了下去。“要么回去睡,要么滚出去睡。”

华仔:我想抱着你睡

武当:不可能.jpg

“华仔。”“道长怎么了?渴了?饿了?还是,困了?”说完还贼骚包的抛了个媚眼。“没,我……如果,我……”“道长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武当转过脸轻轻点了点头。华山轻叹一口气,捏着武当衣袖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道长若是不想要,我亦不会强求。汤药伤身,道长好好休息吧。”“诶。”武当还没来得及挽留,房门已经被关上。身体突然酥软,武当心中一动,遭了,是雨露期。

这次雨露期来的太突然,武当没有任何准备,华山不在,这里也没有药,看来只能硬抗过去。武当伏在床边痛苦的揪着被子,祈求华山能快回来,冷汗从脸上滑落,下唇被紧紧咬住,武当手指捏的发白。可恶,太可恶了。正当他和身体内翻滚着的情欲天人交战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多出来一股信息素,是梅子酒的味道,不是很浓郁,清清浅浅的,被武当的信息素包围着,不仔细闻还真闻不出来。房门被推开,自外面进来一人,一身黑衣镇玄装,手中折扇半开,长眉入鬓,明眸善睐,勾起的唇角间自带三分风流,不知道是哪家风流公子。

“师弟,好久不见。”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