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我的爱人很暴躁


我是华仔,最近我的爱人好像有点暴躁,嗯……





武当觉得身上很重,有什么东西压的他喘不过气。费力的眯起眼睛,正是他的情缘,八爪鱼似的缠在他身上,睡的还挺香。武当不高兴了,自己重不重心里没点数吗?然后华仔被他一脚踹了下去。“道长怎么了?”“做噩梦了,梦到有只猪缠在我身上。”“……道长你是在骂我吗?”“没有,你走开,我要起床了。”


大冷天的起那么早真的是挺难为武当这么娇贵的人,看着铜镜里乱糟糟的头发,再看看华山早就束好的长发,武当心里不平衡了,为什么他能扎那么清爽利落的头发,为什么我还要带着沉死人的头冠,还要散着头发,有风就会被吹的到处飞,还他妈的容易被认成女子,我容易吗我,气死我了。然后华仔的发带就被人解开了。“道长怎么了?”“没什么!”华仔拿起一旁的梳子重新扎好了头发,然后拉过道长一点一点帮他把头发梳顺,最后再吐槽一下道长的发冠是真的重。然后他腹部遭到一记重击。


“道长你怎么又趴着了?”“懒得动。”“那也不能总趴着啊,走,我们去江南逛逛。”“我想吃冰品。”“……道长你……发烧了?”“我就要吃,你给不给吧。”华仔无奈妥协“好好好,我这就去买。”


兜兜转转,华仔来到云梦


“我情缘最近总是动不动就发脾气,喜怒无常,他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还有嗜睡,喜食甜品等症状?”


“对对对,那么冷的天,他居然想吃冰品,还特意要甜的。”


“哦,我知道了,让她多喝热水,这几天心情不好是必然的,大男人嘛,你就让着她点,甜食少吃,可以给她带点益母草回去喝。”


“呃……好。”说得好像他不是男人。


等华仔回到家道长已经睡着了,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华仔忍不住偷偷亲了一下,再亲一下,再亲一下,再……“你干嘛?”“呃,没事没事,等等,道长你别放绝学啊,诶诶诶……”半刻钟后华仔跪在搓衣板上“道长我错了。”武当坐在板凳上吃着冰品冷哼。“这是什么?”“呃,专门为道长准备的。”武当喝了一口,差点没喷出来“这是什么玩意?”“呃,云梦的姑娘说抓来给你喝的,益母草。”“益,母,草。”武当咬牙切齿“你想死吗?”“欸,道长,道长!等一下!啊!!!”


被武当蹂躏了一天的华仔回到房间见他的爱人已经睡着了。睡得很安静,可能是因为太累了衣服也没脱,头冠也没取下来。算了算了,华山揉揉脸上的淤青,不和他计较了,轻手轻脚的褪了他的衣服发冠,华仔终于可以躺在被窝里搂着自家道长了。我媳妇真可爱,华仔一边看一边想,正想再偷亲一下的华仔猛然发现道长正睁着眼睛瞪自己,妈耶,他怎么又醒了,想起白日里被武当教训的,华仔打了个寒颤,看他没动武当又闭上了眼睛。当华仔又想亲一下的时候武当又睁开眼睛看着他,等他把头缩回去又闭上了眼睛。华山正委屈着呢,一个软软的东西落到自己额头上,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武当又把脸埋在了华山胸口。


晚安,我的小道长。




其实道长只是要冬眠了而已(bingbu)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