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论大师们是怎么撩到自己媳妇的

又名:小暗香们的撩人失败史

少林:湛江,慧白,无尘
暗香:白思亦,君泽,白无忧

君泽:“慧白,过来。”

慧白:“怎么了?师父。”

君泽:“我问你要一样东西,你给不给。”

慧白:“只要是师父想要的,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会取来。”

君泽拉住他的手:“我要你,你给不给。”

慧白回握住他的手“我本来就是师父的,何来什么给不给呢。”

慧白,别用那么认真的表情啊,某位躲在慧白大师怀里的暗香弟子满脸通红的想。

君泽:败

君泽刚获得双人坐骑,听说两个人做在一起会显得很gay(?)(而且能判断攻受)

慧白:“师父你是想让我上马吗?”

君泽点头,慧白三两下翻身上马吧他圈在怀里

君泽:???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慧白:“师傅怎么了?”

君泽:“慧白啊,不应该你在前面吗?”想抱徒弟啊想抱徒弟。

慧白笑的纯良“可是我要保护师父啊。”

太软萌了,我都不忍心套路你了,抱就抱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君泽:败

君泽:“慧白慧白。”

慧白:“怎么了?师父。”

君泽:“你知道我最喜欢谁吗?”

慧白:“唔,师伯?师叔?兰花先生?宁宁?蔓薇?”

君泽亲了他一下“我最喜欢你。”

慧白脸瞬间爆红,半天才小声的说“我,我也最喜欢师父。”

君泽:(终于)胜

君泽已经看了半个时辰的地图了。

“那个,师父,你是想去哪里吗?”

终于问了,君泽笑的腹黑,指着他的胸口问“我想去你心里,请问该怎么走啊?”

慧白抱过他“师父,您一直在我心里啊。”

君泽:败

目睹了一切的白师兄表示很辣眼睛,并且壁咚了他家大和尚“喂,你为什么害我。”

“???”湛江觉得媳妇今天可能是没吃药。“贫僧怎么害你了?”

“害我那么喜欢你。”

“这样啊。”湛江笑的有些恐怖啊喂。“那施主害得我又硬了,怎么办?”

白思亦:败(而且又被哔——)

“哥哥也真是的,那么大的人了,还那么爱玩。”

无尘但笑不语。“你笑的有点恐怖。”

“哪有,施主,贫僧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我喜欢你。”

“欸?”(脸红ฅฅ*)

白无忧:败

长篇,长篇,我要写长篇。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