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你做过最后悔的事是什么?

知乎体?

Cp依旧华武少暗

匿名用户
几年前我是x大学的一名普通学员,不要问我这个x是什么,容易暴露。今天我要说的是我当初帮室友追男朋友的故事。

首先你要知道,x大学是本省的名牌大学,门槛说高也不高,只要你修为够或者有其他高于他人的地方,年龄不是问题。x大学仅分六个专业,华山,武当,少林,暗香,云梦和沧海,其中武当和少林主收男学员,云梦和沧海主收女学员。当时脑袋一抽选择了武当派,后来才知道武当最擅长的不是什么以气驭剑,也不是什么输出,他们最擅长搞基,大到教导主任萧疏寒,小到年仅十六岁的宋学长,甚至连小棠都写那种东西赚钱。哦,扯远了,大学五人一个宿舍,为了促进同学友好往来,你的室友不一定是哪个专业的。所以当时我的室友一个华山的一个暗香的一个少林的还有一个本专业的师兄。我简单粗略的看了一下,都惹不起,剑之巅,武之极。除了本专业的师兄谷岚尘,修为比我还低,很好奇他怎么考进来的,平时也就撩妹技术高了点,难道他是把主考官撩到手了?问他的时候他拍着我的肩告诉我,那是因为他们考进来的时候是两人一组,随机分组,考过了两人都进来,他正好匹配到了华山室友幽亦冥,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哦,我先来科普一下这几个人。首先是华山的幽亦冥,武之极和剑之巅,一米八二的个子,挺高冷的一个人,平时也不喜欢说话,都说因为华山的教导主任输了武当一大笔银子所以华山都很穷,其实不尽然,华山也有富得流油的,他就是其中之一。然后是他的徒弟玄辞,暗香的,一米八零,长得高,修为高,颜值高,我不是说其他人颜值不高,主要是这货长的雌雄难辨,传统因素,天天带这个围巾不让看,皮,非常皮,经常被他师父打,据说他和谷岚尘认识的时候被人家认成妹子撩了,他不服气撩了回去,然后变成了他们俩互撩。少林的寂空,少林的剑之巅,一米八的个子,谷岚尘的徒弟,总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经常嫌弃自己的师父,每个星期总有六七天想弄死自己师父,但是师父惹了祸他又会去帮忙收拾烂摊子。最后是那位低修的师兄,一米七九的个子,总说自己一米八,虽然修为低,但是人家骚啊,我是说走位骚,最喜欢撩妹子,汉子的话,也就敢撩小暗香了。

这四个人天天和隔壁的云梦妹子一起刷任务,喂喂喂,我是你们的室友啊喂,都不带我。哼,不带就不带,自己找了沧海的萝莉组了个结义团,我们自己打。后来才知道,那个沧海的妹子是谷岚尘的小徒弟,本来想等她长大了追来着,知道了之后……不敢了不敢了,就她师兄就能打死我,何况隔壁的翎歌还那么护着她。根本就是在欺压老板姓嘛。

要说我是什么时候帮他的,追溯到几年前年国庆假期,寂空有事回家,玄辞听说他们那里有好玩的也跟着去了,当时他们问我去不去 我怕被他们闪爆眼就没跟着去。

假期没开始我们库存的东西都没了,我觉得该去补充弹药了。和谁一起去呢?幽亦冥?不行不行,一看他和我们就不一样,单看我们床铺,他的干净整洁,我们的随随便便,他平时不是练武就是看书,我们平时有空就打游戏。谷岚尘?他是可以,因为他这人虽然平时干净的跟有洁癖似的,但是绝对不耽误一起打游戏撸串。“师兄,你去买东西吗?”“啊,我正要去,正好买完去翎歌那里给她送香粉,一起去吗?”这个,自从她知道我和灼裳结义之后就没给过我好脸色。“那个,师兄,我肚子不舒服,你帮我带点东西吧。”“好啊。”这时候一旁安静看书的幽亦冥凑过来“一起去。”反正我乐的不用去,在宿舍坐等他们回来。谁知道TMD十月了还下雨,宿舍没关窗户,冻死爹。当时我还在担心他们俩。直到晚上这俩才回来,两人都湿透了。而且,师兄,居然披着他的衣服!!!我正想关心关心他,他直接冲我的脸打了个喷嚏,没有鼻涕,谢谢。然后幽亦冥直接把我推到一边给他拿衣服毛巾,不要问我为什么他那么熟悉师兄放东西的位置,让他去洗热水澡。还亲自给他熬了红糖姜茶。不是我说,师兄对红糖的厌恶程度远远高于姜,让他喝红糖不如让他去死。“师兄不喜欢这个。”他眼睛都没斜一下“对身体好。”好吧,这也是个理由。正好师兄洗完澡出来拿着毛巾擦头发,病恹恹的感觉和平时完全不同。幽亦冥拿了红糖姜茶递给他,然后拿了吹风机要帮他吹头发。师兄自然是死活不肯喝,结果被人一句话怼回去了“身子虚还不好好补补,以后还能找到对象吗?”师兄最讨厌别人说他身体不好,虽然身体真的不好。见他喝完了幽亦冥拿起吹风机帮他吹起头发。艹!闪爆老子狗眼。“行了行了,你快去洗澡吧,要不然感冒了不赖我。”艹,贤妻良母!师兄我看错你了,我还以为呢只喜欢小姐姐呢。等给他吹完头发,幽亦冥才去洗澡。“师兄,你不会……”我还没说完,他立刻“欸,大兄弟,我喜欢小姐姐。”那就好,那就好。要是一宿舍都是基佬那怎么办,还好师兄不会弯。

可是没过多久我发现我错了,第二天师兄就发烧了,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的叫寂空的名字。哦,我忘了,虽然他撩妹技术高超,性格也很阳光,但是他一直是孤身一人的,我们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受伤也不说,关心他总是会被他笑着怼回来,久而久之,我们都忘了,他真正能相信并且依靠的,只有那个会每天想打爆他却还是默默帮他收拾烂摊子的徒弟。幽亦冥直接抱起他跑到医务室,也不顾路上的人脸上的诧异。他那么慌张的样子我还真是第一次见。然后他一直在照顾他,直到晚上师兄烧退了他才放心。

师兄烧退了没两天,我们去外面聚会。不只我们,还有很多假期没回家的,小哥哥小姐姐大秃驴小和尚还有小萝莉。当然小孩是不喝酒的。我们一起喝的很畅快,师兄少见的乖乖待着酒杯都不碰。看了一下幽亦冥,懂了,原来是不让喝,活该了吧。当然,我说过,他这个人很皮,喜欢在作死的边缘试探,趁着人去厕所,抱起酒瓶就灌,差点呛着,把我们吓了一跳。结果就是,幽亦冥回来看到他抱着酒瓶,呃……师兄你保重。他劈手夺下师兄的酒瓶,开始跟个老妈子一样念叨。看到他那么紧张师兄,我们都起哄开他们的玩笑。然后就是各种不怀好意的敬酒,哦,我当然不敢,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他很尽职的帮师兄尽数挡下,这就更让我们兴奋了,然后,没过多久他就被灌醉了。送走?当然要送走,肯定是师兄送啊。但是我也逃不过要帮他们去跟踪。师兄近一米八,他一米八二,看着一样高的两个人歪歪斜斜的走在大马路上。然后居然没发生什么,到了宿舍师兄把他放到床上开始各种欣赏他的脸,一边看还一边摸“喂,我告诉你啊,幽亦冥。我喜欢你,我看上你了,要杀要剐要煎要炸随你便你,反正我就是喜欢你,我告诉你,我今天话就撂这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他把上次那件衣服放到他床边,吼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洗完很长时间只是不知道怎么还给人家罢了。走了?就那么走了?你有胆子现在说有本事等人清醒了告白啊。真是又辣眼睛又辣耳朵,结果那货直接一觉睡到大天亮,人家告白完了你造吗?哦,不知道啊,你活该!师兄躲着他,躲到厕所被窝门后面。我冷眼旁观,偶尔感慨一下,你们这算什么,他又不知道你告白了,别说什么兄弟做不成,你就没看出来他喜欢你?你就想跟教导主任一样孤独终老吗?啊,忘了,他老公(攻)回来了。你是想孤独终老还是想让幽亦冥给你告白?欸?这个主意不错。

早上,幽亦冥起床,师兄早就溜去上早课。

中午,幽亦冥回到宿舍师兄跑去隔壁待着。

晚上,幽亦冥在宿舍准备睡觉师兄还没回来。

半夜,幽亦冥睡着了,师兄终于回来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师兄又跑了,幽亦冥很郁闷,看表情就知道啦。我掏出手机示意他听,没错,是我偷偷录下来的,总不能跟踪一路一点东西都拿不到吧。“他在和谁告白?”“卧槽,你是不是傻,那天晚上你喝醉了,他对你说的。”“他喜欢我。”“是啊。”他垂下眸子,似乎在想什么。“要不然我帮你把他灌醉,然后你再告白一次。”他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当晚我就去隔壁把他拖到外面喝酒去了,他憋了太久,没控制好,直接喝醉了。然后就是送他回宿舍,没想到看起来挺瘦的一个人那么重。好不容易把他弄回宿舍,他还耍酒疯,抱着我就亲,然后拿着我中午没吃完的巧克力嚷嚷着要打电话,哎呦我的大哥,你可放过我吧,等等,你干什么,那个不是手机,不能充电的。在经历一次鸡飞狗跳之后,他的床,塌了。没办法,把他丢到幽亦冥的床上,反正一会……咳,过了半个小时,幽亦冥终于回来了,我懂,撤了。

虽然在外面可以偷看不会被抓到,但是根本听不清里面在说什么,反正,这俩人是亲上了。应该是成功了,我正看的开心呢,幽亦冥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师兄,师兄他,居然睡着了。靠,早知道不灌他那么多酒了。他看起来挺开心的,直接抱着师兄躺下了。呵呵,突然发现自己没地儿去了。宿舍回不去,钱包没带,身份证……欸?钱包?什么情况?怎么在口袋里,还有张纸条“自己玩去。”虽然不知道是谁放的。但是,这钱包不是我的,也就是说随便花。我带着钱包美滋滋的走了,谁知道这两个人会干什么,反正我不好奇。

等到国庆节假期结束我才回去,哦,寂空和玄辞也回去了,给我们带了不少好东西。而且他们也在一起了。呵呵,意料之中,整天在我们宿舍眉来眼去的,别以为我们都不知道。

然后,然后我的生活从此变的“有滋有味”,可不是嘛,宿舍整天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可不是“有滋有味”嘛。

当然,后面的故事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毕竟,人生嘛,总是起起落落的。如果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在一起的。可惜,人生没有如果,错了就是错了。就算你再怎么弥补,也挽救不了。

行行好,把我当做分界线



师兄……你还好吗?

唔……你是谁?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我含着泪对他说,师兄,有些事,忘了就忘了,以后,好好为自己活着好吗?

匿名用户:啊啊啊啊啊!我知道我知道,这几个人不就是前几年那些模范情侣师哥师姐们吗?不过后来发生了什么,求解释。

灼衣之裳:后来的事谁能想到,别难过了。

心知柔:好啦好啦,小道长活的好好的,以前的事,忘了也就忘了,记着一辈子怕是会痛苦一辈子。

岚:有些事不是忘记,只是不愿接受,选择逃避。

暗夜之辞:他也是迫不得已,如若不然,恐怕小道长的性命都难以保全。

金刚之寂:……所以他就那么对师……他吗?

语中蓉:看来上面几个都是当事人哦。






现在在纠结一个问题。

这里有一个超大脑洞,是分章写还是直接全部放出来,纠结……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