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你是怎么和你爱人好上的


cp:楚萧,华乐,邱蔡,齐风,和亦

各种ooc各种秀

萧疏寒

“这个……”萧掌门脸上难的有了几分红润“请恕贫道不方便告诉姑娘。”

楚遗风

“啊?”楚遗风指了指自己“问我?”

“这除了您还有别人吗?”

“这个啊。”楚遗风习惯性的拿起腰间的卧云“我想想,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你以为那个店真的是黑店吗?”卧云在指尖转了几圈抵住下巴“而且啊,你知道吗?卧云是个好东西。”

楚前辈真会玩。👏👏👏

黄乐

“这个。”黄乐假意咳嗽几声“华无痴这货迟迟不给我表白,我只能自己亲自出马了,我都说喜欢他了,你知道这货给我来句什么吗?”黄乐一脸愤愤难平“啊?黄兄喜欢我 我也喜欢黄兄,这几个月多亏了黄兄华山才能周转的开,我们华山上下都很感谢黄兄。”“我当时都想直接找根绳子勒死他算了,你们华山的情商真的是让狗吃了吗!”

由于黄乐师兄太过于激动,所以我们换个吧。

华无痴

“管你什么事。”

“你这样说话可没朋友啊华师兄。”

“关你屁事。”

“下个月我向掌门提议一下换人来华山讨债。”

“在鸣剑堂,不对,快雪堂。我们拼剑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到那里了。然后不小心撞到那里的师姐了。黄兄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说他喜欢我,还……亲了我。”

“哇呜,看来黄乐师兄没说全啊,然后呢然后呢。”

“我也喜欢他啊,华山上下都喜欢他。”

“活该你单身。”

“整个华山的人都喜欢他,可只有我这份喜欢是不一样的。”

蔡居诚

“哈?你问他!”蔡居诚气鼓鼓的说,还好身边没有利器,要不然又要有人流血了“算了,就在点香阁,他来……然后我和他在一起一晚上,第二天我实在受不了了……”“你的眼神很奇怪。”

“没有没有,师兄继续,继续。”

“你别想多了,我们什么都没干,我给他泡了一晚上的茶,他喝了一晚上居然没去茅房,真不知道他肾是有多好。”看到姑娘又一脸姨母笑蔡居诚解释道“他真的喝了一晚上的茶,茶叶很贵的。那个该死的老女人后继有人了,把茶叶全算在我头上了。”

“那你们是怎么互通心意的。”

“我可是他师兄,从小带他到大的,他那点小心思我还不明白,最后我实在憋不住了才说出来的。”

“哦~原来师兄那么闷骚。”

“什么啊,我也喝了一晚上的茶。”

蔡某人表示膀胱都要憋炸了。

邱居新

“嗯。”“……”

好冷啊。
“师兄,小棠师兄最新的邱蔡本子,还未发行,你看……”

“在点香阁,我想了一晚上,等到回神的时候师兄已经说完了。”

“蔡师兄怎么说的。”

“……”

“蔡师兄的最新写真,邱师兄你看……”

“他说。”“咳嗯,姓邱的,你是不是喜欢我,你就是喜欢我吧,虽然我不缺追求的人,多你一个也可以,你……”“他还没说完就被我抱住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跑了。”

“……”
“蔡师兄真可怜。”

蔡某人澄清说,因为当时太急,邱居新也不是什么好缠的人,所以要说清楚才能走。

齐无悔

“哈?当初我和风师弟已是有了定情信物,后来因为我鬼迷心窍了,伤害了他,我齐无悔对不起他,找不到药来医他的腿,他又这个样子,只能用后半生陪着他来赎罪。”

风无涯

“当初师兄出走去为我寻遍名医,我知道就算我不介意他也会介意的,所以我也迟迟不肯再让他回来,只能从诸位少侠口中得知他的状况。”风月剑微微一笑“后来那几位少侠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知道和师兄说了什么,师兄他居然回来了,他当时跪在我面前,说一定要陪我最后一程。”“我也猜得出他们说了什么,只是不想去拆穿,这样也挺好的,他留下来对整个华山都好。”风无涯看着自己的一双腿,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总比在外面找那虚无缥缈的东西好。”

宋居亦

“啊?”少年脸上有了几分慌张的神色“这个,啊,少侠,我带你去喝酒吧,闻师叔的桃花酿,很好喝的……”

“回答问题。”

“唔。”宋居亦挠挠头“那天师兄找我去纳穗,哎呀,你知道吗?那几天师兄总是找我纳穗,我是小金库都要干净了,大师兄也真是的,明明写本子的是小棠,我只是个打杂的……”

“咳嗯。”

“那天师兄不知怎么突然朝我挥剑,吓了我一跳,还好邱师兄来得及时,哎,你知道吗?邱师兄这个人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是……”

“别扯开话题。”

“大师兄受伤了,我照顾了三天三夜,期间他……他不停的叫我的名字,我……师弟告诉我师兄有喜欢的人了……我……”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跟蚊子叫的一样。

“大声点。”

“我就和师兄结为道侣了。”

“真是的,又不是要你干什么,害羞什么。”

“师父说这种事情不能随便说的……”师兄也说这种事情不能乱说。

郑居和

大师兄坐在对面一副翩翩公子温如玉的样子“少侠的来意我已知晓。”“当时差点伤了他我也很自责,醒了之后就看见他在我床前守着,脸红红的。看到我醒了居然直接跑了,我还在想他为什么跑呢。”郑居和轻轻笑了一下“后来听师弟说我昏迷的时候把他吓哭了,不眠不休的守了我三天,这三天我一直在叫他的名字,还说了一些……话。我本以为把他吓着了,想去道歉,可是他躲着我不肯见,最后还是动用了公权才让他主动来见我。我告诉他若他不愿意我还是会做回那个疼爱他的大师兄……他自然不愿我们就此结束,所以我们结为道侣。”

不愿透漏姓名,至今未追到宁宁,武当唯一直男萧某人:请恕我这个问题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们还小。(为自己追不到宁宁找借口)

评论(7)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