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是个肉食动物

吃的cp很多,不怎么杂食

爬墙如风,上一秒还喜欢这个,下一秒就爱上其他的

但是有些东西可能会爱一辈子吧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把我上了?

长得很攻的直男(自以为)武当受,长的很受的温柔华山攻

第一人称视角

在下柳寻,武当弟子一枚,直的,谢谢。

当初选择这个门派是因为这个门派是道长,受够了身边人每天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的日子,仙风道骨的道长应该不会做这种事……吧。

入门派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这个门派……上到掌门,下到弟子全都……不说了,该内销内销,该和华山搞的和华山搞。回想我刚入门派的时候,整个一根正苗红的好青年。结果有师兄拍我的肩膀“你的脸……”我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怎么了?“小师弟长得挺攻的,要不要师兄帮你介绍个男朋友,我们武当好不容易有个长着攻的脸,我要和他炫耀炫耀。”本着要和师兄弟友好相处的心态,我把他赶了出去,顺便说了句“我是直的。”结果他还和别人打赌,说我肯定会弯。呵呵,我还真不信。

既来之则安之,我在武当安安稳稳的度过了几个月,然后实在受不了那位师兄,整天叫着要给我介绍男朋友,还说我一定会喜欢。呵呵,开玩笑,我选择离开门派。

走在金陵大街上,看其他人都成双成对,要么几个人一起走,我觉得自己有点凄凉。桥豆麻袋,前面有个小姐姐,激动!!!我立刻跑过去搭话,结果她情缘来了,没错,一个……暗香女弟子,看见她,那妹子立刻跑过去献殷勤。打扰了,告辞。

自己玩就自己玩,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组队打本去。麻衣新秀,队长是个少林糙汉子,队员分别是,一个暗香男弟子,华山男弟子,一个云梦妹子,加上我正好五个。我这是第一次打本,难免会有失误,那个暗香在旁边疯开嘲讽,我不甘心反驳了一句,结果他……他他他,居然给大和尚撒娇,大和尚居然帮着他,还是那个华山帮我说话,最后我们才别别扭扭的打完。抱歉,我要去洗眼睛了。因为那两个人亲起来了,大庭广众之下,其他人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他们经常这样,习惯了就好。”那个,小华山拍拍我的肩说“我叫叶闻柳,叶下闻柳,你叫什么。”我觉得他应该是直的,因为他刚刚一直在护着那个小姐姐,于是就自报家门,柳寻,闻柳的柳,寻找的寻。额……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

“如果你觉得辣眼睛,我陪你去江南野外走走怎么样。”我觉得这个意见合情合理,就应下了。

嗯,那个下午我们过得很愉快,还邂逅了一个云梦小姐姐,单身哦,我觉得我的机会来了。我慢慢接近她,对她展开攻势,和闻柳一起讨论怎么拿下妹子。

就在我打算向小姐姐表白时,一个沧海的小萝莉向她表白了。她居然还答应了?!小姐姐,说好直的呢。悲伤,这是我第一次恋爱,我不管,暗恋也算。我拉着他喝酒去,我一边喝一边念叨“你喜欢什么样的人我都可以为了你去改变,可是你告诉我你喜欢女的,你让我怎么办……”他就那么看着我,偶尔劝我别喝了,我又怎么会听,不仅自己喝,还要逼着他和我一起喝。他阴沉着脸看了我半晌,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才对嘛,好兄弟就是要在伤心的时候陪喝酒的。“你又要我怎么办……”恍惚之间我听到他说了一句话,没听太清,我凑近了看他,那么一看,他长的倒是挺标致,没有华山冷风吹出来的冷硬棱角,倒是像江南温润雨水养出来的美人。头有点晕晕的,看着他不断开合的红唇,我一口咬上去了,后来……后来就断片了。

第二天起来只觉得头晕脑胀,宿醉真不是什么好习惯。迷迷糊糊还觉得,后面那个地方似乎有些黏腻的感觉,还有液体在往外流,背后好像还有别人,我磨磨蹭蹭的转过去一看,卧槽,是华山那小子。这属于酒后乱性对不对,我们都喝醉了,应该算你情我愿的,不对不对,我们是好兄弟嘛,这种事情应该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吧。嗯,想清楚之后看他也觉得没那么不顺眼了。我爬起来把衣服往身上随便一穿就着急忙慌的跑了,也没注意他醒没醒。

这件事导致我一整天都心神不宁,打本被嘲讽了都没在意。嗯?他干嘛看我的武器,卧槽!早上太急拿错武器了。没办法,这东西我应该能用……吧。用了一天,我回头率百分百,因为这是第一个以气驭剑的,震岳剑。我决定和他谈谈,其他的先不说,我就怕他直接把我的剑匣打开拿剑用。

我顺利找到了他,不过是在会武场。他在对面,意料之外的规规矩矩背着剑匣,乍一看还真像武当弟子。当然,对面还有我那不让人省心的师兄,还有他男朋友和他们的绑定奶。我觉得这局输了,虽然对面只有四个人,但人家都是万修,我们这边除了奶妈万修,两个六千修,一个刚七千,一个近八千。师兄看到我之后开了全部

“师弟你们挺会玩啊。”

“我没有,你别瞎说。”

“别不承认了,今早看到他从你房间出来我就知道事情不简单,看他那样,你们昨晚很激烈啊。”

“我说了我没有。”

“别不好意思啊,我回去就给你立个碑,上边写的,武当的第一个攻……”听到这话我就火了“你有病啊,我说了没有,在瞎逼逼滚。”

呵呵呵,比赛当然是输了,你指望我们几个平均七千多修的打得过对面那个为爱发狂的华山,铁面无私的师兄,还有那个不会怜香惜玉的云梦?闻柳他在对面根本不用出手好吗?

退了队我就找到他了,背着剑匣乖巧的站在那里,好像料定我会找他一样。“怎么了,阿寻。”“那个,闻柳,昨天晚上,我们……是不是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阿寻觉得,我们不该?”“不是,我……我一直把你拿好兄弟看的,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应该是可以接受的,我们就当它没发生过……”“阿寻,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俩个人是酒后乱性。”“不是……吗?”卧槽,真想咬断自己的舌头,酒后乱性的前提是他也喝醉了,他要是喝醉了我是怎么回家的。“我们是兄弟啊。”容我做一下最后的挣扎。“柳寻,你不知道吧,从选择门派的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我努力升等级升修为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的保护你。”他看了我一眼“阿寻,我喜欢你,爱你,心悦你。”“等等等,等一下,我是直的……”“没关系,你师兄刚开始也说自己是直的。”不,我不要被掰弯啊——


我叫闻柳,叶闻柳,从选择门派的时候就喜欢一个叫柳寻的人。他是我的,我可以为他变成任何样子,如果他喜欢,我愿意在他下面,但是他好像喜欢女人。没关系,他师兄以前也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是直的,后来还不是被我师兄办了,信师兄的,没问题。

评论(3)

热度(55)